首页 >> 投资 >> 耶伦“变脸”效应? 对冲基金在美元加息前准备收割

耶伦“变脸”效应? 对冲基金在美元加息前准备收割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17-02-17
2月14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国会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释放加息信号,并计划缩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但时隔一日,她却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抛出“鸽派言论”,表示特朗普的减税与增加基建项目投资计划不一定令美联储加息。

148488205151164900_a580x330

美联储又和市场玩起了“变脸魔术”。

2月14日,美联储主席耶伦在国会参议院金融委员会释放加息信号,并计划缩减美联储资产负债表规模。但时隔一日,她却在美国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抛出“鸽派言论”,表示特朗普的减税与增加基建项目投资计划不一定令美联储加息。

面对耶伦前后不一的言论,金融市场干脆“用脚投票”。

截至2月16日17时,美元指数徘徊在100.75附近,盘中触及近一个月高点100.38。

“显然,市场已经找到了影响美联储加息的最大变量——通胀压力。只要通胀压力持续上升,美联储就不得不加快升息步伐。”多家银行外汇交易员向记者直言类似观点。

在他们看来,1月份美国CPI同比增速高达2.5%,创下2012年3月以来的最大涨幅,正令市场对美联储3月加息的预期大幅抬高,这也是近期美元能创下近一个月最高点的最大幕后推手。

但值得注意的是,并不是所有资金都会坐收美元上涨红利。

美银美林最新数据显示,过去四周全球指数基金与对冲基金都从迭创新高的美股市场回撤资金,最近一周的资金流出量更是高达160亿美元。

这凸显市场的分歧越来越大,随着一些大型金融机构对美国经济高增长可持续性存在顾虑,对美元资产投资策略也变得扑朔迷离。

3月加息预期迅速升温

外汇经纪商嘉盛集团零售业务总裁Samantha Roady认为,2月15日美联储主席耶伦释放的鸽派言论之所以难以撼动美元强势上涨行情,主要原因是越来越多金融机构开始押注美联储很可能在6月份前完成年内首次加息,此前市场普遍预期美联储会将年内首次加息时间放在6月份。

高盛发布的最新报告也认为,由于1月美国CPI增速创下近年新高,给美联储近期加息奠定扎实的基础。因此高盛将美联储3月加息的概率从20%提高至30%,并将美联储6月前加息一次的概率,从85%调高至90%。

高盛首席经济学家Jan Hatzius坦言,“以往,耶伦会将英国脱欧、欧洲民粹主义抬头、全球经济增长风险纳入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的考量范围,但此次她对这些因素只字不提,完全聚焦美国自身经济数据。”

他分析说,这无形间向市场传递了一个明确信号,即美联储是否在近期加息,就看美国通胀、就业等经济数据是否达到美联储预期目标。

这也导致不少套利资金卷土重来。

加拿大丰业银行(Scotiabank)首席外汇分析师Shaun Osborne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了这种投资逻辑,由于担心特朗普经济政策实施存在较大不确定性,2月初投机机构基本结清了美国大选前后所建立的美元看涨头寸。但随着通胀压力高企令美联储可能加快升息步伐,他们再度加仓美元多头头寸。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交易员处了解到,当前买涨美元的最主要资金力量是日元套利交易。究其原因,上周美日首脑会晤没有达成新的广场协议,这表明日本政府的日元贬值策略得到美国政府的“默许”,令日元套利交易再度活跃。不少投机机构纷纷借入大量日元资金转而兑换成美元,赚取美元/日元之间的汇差与利差双重收益。

但是,美银美林对全球基金经理的调查发现,随着越来越多资金涌入美元,认为美元被大幅高估的基金经理人数却在大幅增加。

新兴股债市场一周“虹吸”110亿美元

面对美元3月加息预期升温,不少资金却选择提前落袋为安。

除了部分对冲基金指数基金从美股撤资,国际货币市场(IMM)最新持仓数据也显示,2月初外汇投资者仍在削减美元多头头寸。此举令美元净多头下降17亿美元至183亿美元,创下2016年10月中旬以来的最低水平。

在Shaun Osborne看来,这些资本之所以选择见好就收,主要是基于两大考量,一是反向思维驱使。一旦加息靴子落地美元总会出现冲高回落走势,因此美联储主席耶伦近期发表强烈加息预期的鹰派言论,反而成为他们尽早获利了结的最佳信号;二是不少大型金融机构依然对美国经济高速增长持续性心存顾虑。

这驱使不少从美股美元撤离的资金纷纷选择新的避险投资港湾。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发现这些资本主要流向高信用等级的债券、高收益债以及新兴市场股市债市三大领域。由此,过去一周,高信用等级债券资金流入量达到76亿美元,高收益债流入19亿美元资金,新兴市场股市债市则吸引约110亿美元。

瑞银最新报告对资金流向分析,这些资本之所以改弦更张,也有美股高估风险凸显的深层次因素。首先,当前美股市盈率(price-to-equity)接近1929年市场震荡时的最高值,令机构担心美国金融市场系统性风险来临;其次,上市公司利润与美元强势上涨趋势将受到经济增长周期滑落、与更高劳动力成本的负面冲击;第三,当前美国劳动力市场收紧,其实反映出美国已经处在经济增长周期的中后阶段,而不是开始阶段。

全球最大资产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首席执行官Larry Fink则认为,买入美元与美股的最佳时机,应该是美股美元双双处于低点时,但现在两者都处于高点,是时候该考虑落袋为安了。

(文章原标题:耶伦“变脸”效应? 对冲基金在美元加息前准备收割  作者:陈植)


相关标签: 美联储   加息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