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投融资缩水近一半,教育公司们如何在寒冬中爬坡?

投融资缩水近一半,教育公司们如何在寒冬中爬坡?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9-12-10
围绕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教育下沉等问题,张丽君向《21CBR》分享了她的看法。

1-5ddb34f641a1c

教育领域寒风阵阵。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教育行业共发生167起投融资事件,相较2018年上半年的342起数额,缩水了近一半,投融资活跃度明显下滑。

变局颇多的今年,即便耕耘多年的老牌选手也会掉队。从年初的成长保停止运营,到近期韦博英语、爱乐乐享陷入关店潮,“跑路”的教育机构涉及早教、留学等多个赛道。

“从2018年年底开始,市场变得更谨慎,投资人的决策周期会更长。”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说。张丽君2011年加入创新工场,专注教育领域投资,曾主导投资了VIPKID、盒子鱼、高思教育等项目。在她看来,大的投资环境变差,带来资本对教育模式预期的调整,同时有少数企业存在资金利用不谨慎的问题,这都是部分教育机构“暴雷”的诱因。

围绕创新工场的投资逻辑、教育下沉等问题,张丽君向《21CBR》分享了她的看法。

投资教育的两个维度

我看教育领域比较久了,2013年起全部时间都在看教育方向。从学科的维度来看,最早的2013、2014年,创新工场关注英语赛道,投了VIPKID;2016、2017年,开始投资数学赛道,投资了高思教育等项目;从2018年初,团队开始探索语文这一学科方向,今年在大语文赛道也投资了河小象。在素质教育领域,我们也在关注其中的重点赛道。

一个趋势是,我们在从大的、技术应用比较好的学科,转向切口相对更小的学科。

另一个下沉的角度,我们最早投的项目是一二线城市市场,家长收入高,教育理念比较先进,之后在2017、2018年左右,开始投资产品的价格带向三四线城市覆盖的项目。例如,高思教育就是利用了双师技术,解决优质教育资源难以下沉的问题。未来,我们会继续关注能为下沉市场提供不同服务形态的项目。

围绕学科和下沉这两条主线,技术扮演了不断迭代、深入新学科场景的角色。

越是往素质教育的方向走,对技术的要求越高。学英语,只解决听说就可以了,学数学得有演算过程的展示,到了学钢琴、美术、体育,这些学科方向就更加复杂了,得用VR技术以及特殊的硬件才能完成学习过程。

下沉也是一样。一二线城市,用电脑、iPad在家教学就可以了。越往低线城市走,教学场景越来越复杂,硬件环境变差,这时技术得不断更新迭代,交互必须考虑保证教学效果。

曾经,我们将AI列为单独的赛道来关注项目,但现在已很难说投某个纯粹的AI项目。技术本身没有办法解决完整的问题,它必须落地到特定的场景里。

学科拓展和人群地域延展之外,我们还在关注职业教育这条线,过去投得比较少,未来会持续关注。

下沉的临界点

2016年前,教育项目的价格带大约存在两条线。

一是卖书的逻辑,先是卖纸质书,而后是各种电子书以及音视频等单向传输的内容,价位基本在200元以内。二是线下教育机构的服务售卖,由于老师的服务成本很高,多数产品的价格带在五六千元,甚至1万元朝上。

这两类商业模型,价格处在两头,要么很低要么很高。但最近几年,新的教育产品价格带出现,集中在200-2000元之间。

新价格带形成的主要原因,是教育成本的降低。过去的教育产品,要么是无互动的音视频甚至纸质书,要么是直播的实时互动,成本很高。现在的这一波产品,由于技术的发展,包括微信生态的构建,融合动画游戏等互动的形态,产生了新的教学形式,我们叫它轻模式的模型。比如创新工场投资的豌豆思维、河小象,都是让孩子边玩边学,有沉浸感。

一方面,教学产品出现了服务AI化,内容互动化,产品本身的成本下降。另一方面,AI技术提高了人效,教育企业的运营成本下降,也有助于产品价格降低。

新价格带未出现前,三四线城市的用户没有办法享受到更优质的服务。价格的变化,带来了新的可能性,让好的教育资源能以更低的成本触达更广受众。这是未来一直存在的大趋势,也是我们坚信的底层逻辑。

对下沉市场,大家都在用不同形式做各种探索和试验,有的输出内容和服务,有的自己去线下开店,但目前还不能说哪个模式一定对。下沉市场相当分散,各家都不是很大,仍处于与线下本地做面授服务的企业磨合和竞争过程中,还无从谈起格局。

教育机构实现下沉的第一个阶段,是产品、教学模型和招生等逻辑都能得到完整验证,能明显地看出优于纯线下的传统面授课程。下沉是否到了核心临界点,首先看续费率是否达到一定程度,这意味着你的模型家长是否最终愿意买单,进一步地再看口碑推荐的比例。不同的科目,续费率的临界点会有不同,大概率在50%以上,好的能到70%、80%。双师模式下,一些企业已经能在某些校区达到这样的数字,但还没有大规模地实现。

我估计,今年可能有很多企业开始快到这个临界点了,再往后市场扩展的速度也会更快一些。

现金流是王道

教育企业的“暴雷”“跑路”,并不一定是单个企业的问题。整个行业的投资环境变差,带来资本对教育模式预期的调整,投资人对在线教育在某些科目上是否能跑出来的信心降低了,市场的流动性开始下降。

当然,也存在企业对资金利用不够谨慎的情况,比如乐观地预判能融到钱,账面现金不够多,于是动用了学费,但这毕竟是少数。

对多数初创期的在线教育企业而言,都得走过一个爬坡期,爬坡前需要不小的初始投入。如果还没成长到盈亏平衡的地步,融资融不到了,继续生存是很难的。

暴雷跑路事件的出现,给业内企业敲响了警钟,不能太依赖拿VC的钱,而要让企业尽早步入现金流为正的阶段。发展更好一点的企业,得要求自己走到账面现金大于预付款的健康状态,不要让杠杆太大。

在线教育领域,“在线1对1”是最快跑出来的,也是最快到达增长拐点的。对包括VIPKID在内的1对1选手来说,两件事很重要:一是在即有的模型上走得更好,财务模型更健康;二是尽快寻找出新的下一个增长曲线,比如VIPKID的VIP蜂校就是在做这样的探索。

不止是1对1赛道和VIPKID,很多头部公司在自己的既有赛道成长至一定的市场占有率后,都会面临同样的情况。同时任何一个行业,也都会经历快速增长,增长变缓,而后走向更健康的发展状态。

题图来源:pangpang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教育  
0
0
发表评论
loading...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