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产 >> 创业两年,赚了300万,我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

创业两年,赚了300万,我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

鄢子为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1-19
在深圳奋斗的他们,抓住了时代赋予的红利,实现了自己的小目标。

创业两年,赚了300万,我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

《2019年320个城市房价排行榜》数据显示,深圳二手房的均价达到65516元/平米,同比上涨8.65%。

房价虽高,仍有无数年轻人涌入这片热土,因为这里的每一天都拥有无限可能性。2019年,深圳市生产总值超过2.6万亿元,GDP增速持续领跑一线城市,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继续增长。

这座富有活力的创新城市不仅孕育出华为、中兴、腾讯、大疆等众多国内外知名科技巨头,以及大族激光、迈瑞、TCL、神州数码等上市企业,创业公司更是不计其数。

城市的愿景,在普通人的故事里呈现。我们选取了三个2019年在深圳买房的年轻人的故事,以下为自述:

1

张北 30岁 创业公司老板

没买房之前,每天晚上都睡不着,现在心里的一块石头终于落地了。

2019年12月,我在深圳市南山区买了一套98平米的房子。三居室,还算宽敞,将来结婚了也够住。首付交了五成,388万元,其中近300万是毕业后慢慢攒的,剩下的88万是找亲戚朋友凑的。

读研的时候,我看了一些比较前沿的论文,预估人工智能行业未来几年会发展迅速,选了深度学习算法作为研究方向。我的目标是念博士,这个方向适合写论文。不幸地,我的读博申请没通过。

2013年是国内人工智能行业的萌芽期,百度组建了人工智能研究院,于凯担任院长。2014年,研究院开始扩招,运气好的我拿到了第一份工作offer,年薪约18万元。

我和两位百度的同事在北京昌平区回龙观合租了一个三居室,每月房租4500元,我的那间1500元。房间挺大的,15平米左右。我对13号地铁线印象深刻,至少得等两趟地铁才挤得上去。

刚工作时,房租比较便宜。到了2015年,北京房租涨得很快,我那个小房间涨到了2500元/月。2015年底,我来到深圳,跟随部门领导跳槽到了一家AI创业公司(简称S公司),薪水涨到了30万元/年。

创业两年,赚了300万,我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

遗憾的是,深圳的房价已经涨过一轮了,宝安区房龄新一点的房子基本都超5万元/平。我没有首付款,买不起,在南山脚下租了个2000元/月的小单间。

2016年到2017年,资本市场对人工智能行业非常看好。我所在的公司拿到了一大笔融资。和公司同等体量的旷视科技拿到了B+轮和C+轮融资,创新工场和蚂蚁金服都参与了,两轮融资的总额分别为1亿美元和3.6亿美元。

我加入的时候,S公司只有20多个人。2017年末,我离职的时候,公司超1000人,已成为行业独角兽。我手上有一些期权,离开时,公司给我一次性变现了几十万元。辞职后,我决定自己干,这笔钱成了创业基金。

2018年,除了头部公司外,AI行业的初创公司基本融不到钱。对融资,我也不做指望了。不过,应用市场开始大爆发,小区、写字楼、火车站和商场的人脸识别设备逐步增多。

我们公司主要是卖人工智能视觉算法软件,员工十来个人。公司主要做的,是算法相关的一个小软件开发包,只是人工智能产业链中很小的一环,不涉及硬件。

客户拿到开发包后,结合硬件,集成到他们的环境中,去开发应用程序。产品主要的应用场景是安防,比如在火车站、广场做监控,还有小区和写字楼的门禁闸机。

公司的第一个客户是朋友介绍的。客户一直抱怨其他公司的产品经常出现各种问题,又没有售后来解决。我们把产品拿过去给客户测试,用起来很顺畅,就直接买了。

当时我们的产品比其他家稍微好一些。后来,客户又介绍了新的客户,生意就慢慢扩大了。我的首付款就是这样攒起来的。

这个领域的竞争非常大,高端的客户比较难卖进去的,只能卖给中小型客户。一般来说,中大型公司,首选会考虑旷视科技、海康威视和大华等明星公司的产品。

我们卖出去的软件开发包称为SDK,是按照数量来卖的。客户是做人脸识别硬件的公司,每卖出一台设备,我们就收一份钱。

2019年初,SDK的license可以卖到每个100元以上,到年底的时候,价格就降到了50元左右,很夸张。

目前,我们只需要维护好几个核心客户。我出差很少,客户大多是深圳的公司。如果没啥重要的事,我都在公司,早上九点到晚上十一点。以前,周末都在工作,现在会留出一天时间来陪女朋友。

2020年,公司会寻找新方向,人脸识别的赛道竞争太激烈了,价格越来越低,留给小公司的空间越来越小。软件产品顶多卖两年,后续就得更新迭代,我们需要在细分领域挖掘一些新的应用场景。

畜牧业是个还不错的垂直领域,可以做“猪脸识别”或“鸡脸识别”。对养殖厂来说,防止疫情是刚需。对养殖户来说,他们想让猪快点成熟出栏,中途不要生病。

一旦猪生病,我们通过一套图像处理的方法,养殖户可以立马识别,迅速转移,及时控制住疫情,不会传染到整个养猪场。这个场景也适用于养鸡场,因为经常爆发禽流感。

我的理想是在人工智能行业的细分领域站住脚,做深做精,把企业越做越大。

2

叶音 32岁 程序员

看房一个月,我就买了,结婚要用。

2019年11月,我在深圳宝安中心买了一套小复式房,32平米(实用面积约50平米),总价355万元。

我看过松岗的房子,临近东莞,地段很偏,家人不满意。挑来挑去,最后选在宝安中心附近,生活比较舒服。交定金那天,刚好是深圳市豪宅税政调整的前几天。

深圳市宣布,从2019年11月11日起,普通住宅的标准不再有价格的规定,容积率在1.0以上、单套建筑面积在144平米以下的房子均为普通住宅,免征增值税。

此前,深圳二手房超过指定价格,就要缴纳高昂的增值税。例如,罗湖区的房屋只要总价超过390万,福田区总价超过470万,宝安区总价超过360万的,就被界定为“豪宅”。

我们刚好卡在这个金额附近,这样业主税交得少,卖得便宜一点。

之前看中过一个房子,我们想直接下定金,业主却不卖了,直接从网上下架了。我猜,可能是为了涨价,或者和中介有纠纷。同一个小区,就剩下现在我们买的这套。我们决定赶紧下手,怕房价涨。

首付款是我和老婆一起凑的,深圳首套房,付了三成,共116万元。我攒了60多万,老婆攒了20万左右,还找家人借了一些。

我学的是计算机技术,毕业后的第一份工作是在广州某国企里做软件开发。五年前,我的税前收入是11万元/年。广州的房价是从2015年底开始涨的,我错过了一波趋势。

2016年,我跳槽去了深圳一家创业公司。之后,又换了几份工作。在互联网行业,大部分人跳槽一次,工资就会涨一次。

创业两年,赚了300万,我在深圳买了第一套房

我现在的工作是在平安集团的子公司里做软件开发,年薪约30万/年。年纪大了,熬不了夜,大公司比较适合我,福利也好一些。

老婆在联想工作,年薪约16万元。每个月要还1.2万元的房贷,大概占我们家庭月收入的30%。有压力,但还好。

我预计,2020年的收入应该和现在差不多,希望两年后上个台阶,达到税前四五十万元吧。

3

程成 30岁 程序员

刚开始我和老婆对怎么买房也不了解,随便看看,没有很强的目的性,跟着中介走。新房很少,有些地段确实很贵,比如龙华周边(深圳北火车站附近)。

我们看了8个多月,房价越看越涨,深圳60平米左右的刚需户型大概涨了70多万。再加上有个好友2019年中买了房,这让我焦虑感加重,怕再不上车就没有机会了。

2019年12月,我在宝安买了一套,南北朝向,面积约40平米,大一居,总价为350万元。这是我和老婆的首套房,首付120万,其中有80%是自己毕业后慢慢攒的。

和其他IT行业的朋友不同,从毕业到现在,我一直在招商集团子公司工作,没跳过槽。公司每年会调一次工资,刚工作时的年薪是20万,现在涨了接近200%。

除去每个月的公积金,现在房贷大概占我个人收入的40%左右。公司公积金交的相对多一些,能分担一些压力。

如果刚毕业时能凑齐首付款就好了,那时候房价没有这么贵。我记得2015年的时候,宝安有的新房源刚开盘的时候才两万元/平米。

手中有房,心中不慌。未来可以置换个大户型的,慢慢来。

(文中张北、叶音、程成均为化名)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深圳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