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史川轩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6-19
对京东而言,618成绩的参考意义将越来越弱。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中国传统,喜上加喜。

京东在香港二次上市,选在第17个618购物节的正日子,还特别挑了9618.HK的证券代码。

正式在港交所挂牌的首个交易日,京东股价高开5.7%,尾盘收涨3.45%,市值一度冲至7385亿港元,募集资金净额为298亿港元,创下年初以来港股公开发售的最高纪录。

京东二次上市,散户超额认购约180倍,热情高涨,大部分人为中国最大B2C电商平台、最大零售商的故事所打动。然而,京东的自我认知已经改变。

20多天前,创始人刘强东有封长达6000字的公开信,回答京东从何处来、向何处去,其中就说到,电商平台等概念已经“无法定义内在的京东”。

赴港上市的招股书开宗明义:“我们是一家领先的技术驱动的电商公司,并正转型为领先的、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

官方庆典上,站在C位的是京东零售CEO徐雷。其实,“京东零售”不是京东的全部,京东的想象力不止于电商,真正的价值也不全在规模。

“新业务”的飞轮

单从营收构成看,京东的收入主体,依然是B2C电商。

2019年,集团营收达到5768.88亿元,主体收入来自商品销售,起家的电子产品及家用电器品类尤其强势,占比57%,加上日用百货品类,两者占比达到88.5%,服务收入直到去年,才越过10%的门槛。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耐人寻味的是,京东2019年财报以及招股书,管理层将原本收入结构做了一项重组:将中国自营部分以及线上平台及广告服务收入,组为“京东零售”分部,业务属性2C为主,这是人们所熟知的那个“京东”。

向第三方提供的物流服务、海外业务、技术创新以及向物流物业投资者提供的资产管理服务等,则一律归拢为“新业务”,其性质偏向2B。

相比零售主业,“新业务”(New Businesses)的收入有限,2020年第一季度,只有65.88亿元,收入占比只有4.5%,2019年全年也只有239.32亿元,毫不显眼,对于5000多亿元的体量,几乎微不足道。

这种结构划分,可能是京东下一个“增长飞轮”的伏笔。

除了国际业务,新业务主体是基础设施的平台化开放,即将物流、技术等核心能力对外开放。

比如,京东为超过2万平台商户,提供微信小程序的技术、营销、运营的技术能力和服务支持,帮助开设小程序商城,进行营销和导流;为上游制造企业提供数据支持,用于开发新品和C2M反向定制产品,其平台上基于C2M模式开发的游戏本和家电占比已高达40%。

再比如,最近和快手的合作,不只由京东零售向快手小店提供自营商品,这个业务分部也提供物流配送、售后等履约服务;沃尔玛门店的大量线上业务,也由这个分部的技术体系对接,实现用户线上下单、线下履约。

新业务的服务主干是京东庞大、高效的物流体系,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其物流基础设施布局已覆盖中国几乎所有区县,700多个仓库累计总建筑面积约1,690万平方米(包括京东物流技术开放平台所管理的仓库面积),约9成县市实现“一日达”。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京东智能物流中心

从财务的角度,京东在新业务上的投入相当可观,从2017年直到2020年一季度,该分部营业亏损累计达93.67亿元,若不计38.85亿元的资产处置收益,集团资产负债表大概承受了132亿元的损失。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这种战略亏损,换来了业务陡峭的成长曲线。2018年物流开放第一年,收入同比增长143%,跃上百亿规模后,2019年增速依然达到63.2%,基于快手等战略合作的推动,2020年预计仍会迎来高增长。

这种从电商平台向物流、技术服务的演进逻辑,亚马逊曾经演绎过,正是从电商向履约服务(FBA)、云服务(AWS)扩充,基础设施的对外服务赋能越来越多,能力提升越快,服务成本越低,吸引更多客户,不断循环强化,成就了亚马逊面向企业客户服务的崛起,最终成为全球市值第一的公司。

基于零售生态和服务能力,京东有巨大机会去执行同样的战略。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京东有意识加大技术研发支出,整合内部技术资源,加速向外输出服务,一个明显动作是,将人工智能、物联网和云计算部门,合并为“京东智联云”。电商之外的新业务,将是京东增长故事的关键看点。

看不见的效率

在电商领域,衡量一家企业价值的关键指标,在于GMV、营收、用户数等。自2019年开始,京东三项指标重新加速增长,且实现可观营业利润,这提振了投资者的信心和热情。

其实,一家零售业公司更加持久的核心能力,来自于效率。刘强东在内部信中,也将“高效”与技术、可持续并列,作为使命的三大关键词之一。

就零售业来讲,所谓效率,就是要加快周转、控制库存。这是常人看不到的东西,恰也是巨大体量遮蔽下,京东容易被忽视的部分。

2017-2019年,京东商品存货周转天数,分别为38.9天、38.7天、35.8天,收入规模不断放大,存货周转速度却越来越快。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如果我们横向比较,可以看到京东供应链的不寻常。

同样以3C家电品类为主,国美零售销售收入约为600亿,存货周转天数是58天。京东对标美国最领先的两家零售企业——亚马逊、沃尔玛,也毫不逊色,后两者都要40天左右。

跃上5000亿大关,京东能将库存周转天数维持在大体1个月,这种能力,比规模扩张更值得关注。

在效率基础上,京东真正迎来“规模经济”,比如其物流履约开支,绝对金额一直在增长,履约开支占总收入的百分比,却连年下跌,由2017年的7.1%减至2018年的6.9%,再减至2019年的6.4%。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中国社会物流总费用占GDP比例大概在14.6%左右。简单类比的话,京东较社会平均水平,高出一倍不止,事实上,物流费用并不是京东履约费用的全部。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京东AI机器人

在京东官方表述中,效率主要由技术所驱动。

比如,其物流基础设施采用了自主研发的智能物流和自动化技术,如智能硬件、机器人物流、语音识别、计算机视觉和深度学习等,凭藉自主控制物流网络和底层数据,能不断优化运营,并模块化流程以保障平台的可扩展性和高效率。

京东内部也在大幅提升人员利用效率,这是过往两年组织梳理和文化革新的成果。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招股书显示,2019年,京东雇员共增加48803人,增幅为27%,表面上与25%的收入增幅大体相当。

仔细分析构成,人员增加集中在配送和仓储两大业务部门,分别增加37080人、14597人,主要适应于快速增长的物流履约服务,采购、客服、一般及行政等人员绝对规模是下降的,比如,行政人员绝对数减少了8.5%,这是抵御“大企业病”一个非常直观的指标。

这部分解释了,京东2019年总收入的增幅(24.9%),大幅超过履约开支、营销开支、研发开支和一般及行政开支的增幅(分别为15.5%、15.6%、20.4%及6.4%)。

过去三年,“京东零售”营业利润率稳步提高,从1.4%上升到2.5%,基于效率的规模扩张,正支持它走得更远。

就在香港挂牌上市当日,京东公布了618年中购物节的销售数据,截至18日下午两点,累计下单金额达到2392亿元,规模创新高。

618二次上市,京东重新定义京东

不过,对这家“以供应链为基础的技术与服务企业”而言,未来618成绩的参考意义,会越来越弱。


(编辑:魏薇)
相关标签: 京东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