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资本市场巨头鄙视链:奈飞怎么就被踢出局了?

资本市场巨头鄙视链:奈飞怎么就被踢出局了?

陈邓新 来源:锌刻度 2020-08-03
奈飞还有翻身的筹码吗?

1-5bc6dd0788d88

文丨锌刻度,作者丨陈邓新,编辑丨李觐麟

美股科技巨头的排位赛,奈飞成为了旁观者。

一两年前,流媒体巨头奈飞还在牌桌上,与社交巨头Facebook、手机苹果、电商售巨头亚马逊一起合称为FAANG,百度百科显示这曾经是美国资本市场上五大最受欢迎科技股的首字母缩写。

如今,奈飞似乎失去了入席的资格。

高盛用微软取代了奈飞重新定义为FAAMG,这个关键词当下在华尔街深得人心,日前高盛用五个“New record(新纪录)”来称赞FAAMG市值不断创新高。

事实上,过去十年,奈飞上涨超过30倍;过去五年,奈飞5年上涨超过3.5倍;然而近一两年奈飞缺乏后劲,而昔日比肩的小伙伴早已一骑绝尘:苹果市值相当于8个奈飞、亚马逊市值相当于7.5个奈飞、谷歌市值相当于5个奈飞、Facebook市值相当于3个奈飞。

需要注意的是,截至2020年7月31日,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与奈飞的2020年第二季度财报都公布了,奈飞的营业收入增速仅次于亚马逊,而净利润增速最高。

为何华尔街不再青睐业绩不差的奈飞?奈飞手中还有翻盘的筹码吗?

走不出市值遭受重锤的阴霾

“奈飞掉队不是一两天了。”美股投资者严子博对锌刻度如是说。

身处长沙的严子博是一名长期外贸从业者,2014年被A股大牛市吸引成为投资者,彼时朋友建议买点美股,遂又跟着朋友开了美股账户。

“买的第一只美股就是亚马逊,毕竟工作中比较熟悉。”严子博其所在的公司2012年秋季入驻了亚马逊平台,早早就意识到电商的魅力,“那时阿里巴巴还没有去美国上市,不然一并买了。”

严子博对锌刻度回忆了过去:“2013~2018年,FAANG那是华尔街最受欢迎的上市公司,就在同花顺、雪球上都可时常看到FAANG这个关键词,如今少见了,同花顺推送的美股五大科技股直接说成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奈飞从体量上就与它们差了好大一截。”

截至2020年7月31日,苹果市值高达1.67万亿美元、亚马逊市值高达1.52亿万亿美元,谷歌市值高达1.05万亿美元,Facebook市值为6686.38亿美元,而奈飞市值仅有2142.45亿美元。

市值衡量的是资本市场对公司未来的信心,在中国是互联网江湖座次排名的重要筹码,而在华尔街也不例外。

“在疫情爆发之前,奈飞的市值为1600亿美元,如今涨了25%。”某国际投行工作的彭少新向锌刻度表示,“2018年第四季度,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奈飞等科技股都遭受重锤,但前五家从2019年起就走出阴影,很快就不断创历史新高,而奈飞打破2018年的历史新高还是2020年4月,至今也不过上涨少许。”

简而言之,奈飞遭遇了市值天花板困境。

对此,彭少新如此解释:“在激流勇进的市场,你跑慢了,也是在后退,并不是说你本身一定变差了。”

此外,还有一个因素无法忽视:高盛在资本市场有举足轻重的影响力。

一是,其投资了Uber、Dropbox、阿里巴巴等一大批科技独角兽公司,对科技公司有较为深刻的理解。高盛前CEO劳埃德·布兰克芬曾自豪地宣布:“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

二是,其在华尔街背景深厚。 知名财经人士郎咸平曾如此描述高盛:“AIG的一把手换成高盛的人,美林的一把手换成高盛的人,然后还有美联银行,也换成高盛的人,证监会的二把手也换成高盛的人,证券交易所也换成高盛的人,期货交易所也换成高盛的人,甚至两任的财政部长都是高盛的人。”

一边是市值前行艰难,一边是高盛看衰,奈飞在巨头之列中自然逐渐尴尬。

核心业务遭抢食,奈飞束手无策?

高盛之所以看衰,究其原因为苹果、亚马逊、微软、谷歌、Facebook的市值迈过2000亿美元市值大关之后,可持续向5000亿美元、上万亿美元、1.5万亿美元不断挺进,但偏偏奈飞却不行。

某公募基金公司执行董事刘旭凌对锌刻度这样解释道:“营业收入增速、净利润增速的确很重要,但仅凭业绩想市值不断冲关,是不行的。

你看看那几个大型互联网科技公司,它们要么能覆盖多个产业最核心的部分,譬如微软,大部分电脑的系统还是Windows,办公软件Office全球份额最大;要么能垄断一个领域,譬如亚马逊在海外电商市场具有无可争议的地位;要么成为引领一个行业的标杆,且拥有极强的利润与宽阔的护城河,譬如苹果。”

“百亿美元市值可以靠故事,千亿美元市值还要拼业绩,万亿美元市值需要统治力匹配,万亿以上美元市值则需要无限的想象空间。”

上述条件,奈飞一个都不完全具备,最接近的是“成为引领一个行业的标杆”,但其护城河不够宽、所处的行业壁垒不够高。

奈飞的打法是以内容驱动,渴望打造全球最大的视频内容源,从而滚雪球般做大用户规模,并转化为引付费用户。

一名互联网观察人士称:“奈飞打法的核心要素有两个:IP与金钱,但这两个核心要素并不具有稀缺性与独有性,要对标其实较为容易。奈飞之前的高速增长早已引起其他巨头的垂涎,纷纷跨界而来切蛋糕。”

亚马逊推出Amazon Prime,苹果推出Apple TV +,Facebook与谷歌也在视频方向发力,而迪士尼更是以Hulu、ESPN+与Disney+三大流媒体矩阵与奈飞叫板,HBO也没有坐以旁观,推出了HBO Max,后者拥有《权力的游戏》《生活大爆炸》等脍炙人口的IP。

事实上,不算中国的话,奈飞有七八个强力的竞争对手,这些对手有的掌握流量入口,有的手握IP资源,有的把控渠道,有的财大气粗。

譬如亚马逊2020年内容投入预计70亿美元,远高于奈飞的20亿美元,奈飞首席财务官斯宾塞·诺依曼表示:“2020年将依旧保持在20亿美元这个水平,其实这是很大的一个数字了。”

资本市场:特斯拉向上,奈飞向下

从这个角度看,奈飞面对禀赋各异的竞争对手,市值前行的确太难了。

“奈飞本身很优秀,但是仅仅限于流媒体市场,且市场份额正在被蚕食,这个背景难以支撑公司市值再上一个或多个台阶。”刘旭凌称。

刘旭凌认为,在各路巨头加持之下,高品质内容可能呈现百花齐放的状态,这意味着消费者拥有选择权,随着付费价格变动、付费内容更迭,可在各大流媒体平台反复横跳,如此一来就降低了对单一平台的依赖性与黏性。

事实上,尽管2020年第二季度奈飞付费用户净增长仅有270万,低于此前公司预测的500万净增长,更不妙的是公司展望第三季度业绩,悲观地给出250万的数值,似乎下降趋势无法遏制。

与之对应的是,竞争对手的高歌猛进。

公开数据显示,迪士尼 Disney +正式上线6个月就新增了5450万付费用户,而苹果Apple TV +在2020年7月的家庭平均播放时长从53分钟上涨至80分钟,涨幅高达51%。

换而言之,一方面巨头们想弯道超车,另外一方面奈飞不愿放弃,从而双方陷入了苦战,这场白刃战的结果尚不得知,唯一可以确认的是巨头们来倘若失败了也不会伤筋动骨,但奈飞一旦失势则面临生存危机。

对此,风投人士郝元也表示认同:“强敌环伺之下的奈飞,手中可打的牌不多,(短时间内)看不到重回头部的翻盘点在哪儿。”

“要说夺位,只怕特斯拉更有希望。”郝元进一步表示,当下特斯拉可是资本市场的宠儿,市值依然超过奈飞,“马斯克有推动特斯拉市值上涨的内在动力,只要市值上去了,就顺理成章了。”

据国内外主流媒体报道,马斯克于2018年初制定了新的薪酬计划,其工资为零,而奖金与特斯拉市值、运营绩效挂钩:特斯拉授予马斯克长达10年的股票期权,可分12批行权,其中市值条件为1500亿美元激活,每增加500亿美元可行权一次,当下马斯克已获得两次股权奖励。

届时,高盛会不会再次定义FAAMG?

注:应受访者要求,严子博、彭少新、刘旭凌、郝元为化名。


相关标签: 奈飞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