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1-08
规模扩张与盈利难以兼顾,成了这种教育模式的“原罪”。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不能投钱了。”

接完最后一个潜在投资人的电话,张凯磊知道,最后的外部资金救助没了。挂了电话关了灯,他开始写致歉公开信。

2020年末,由他一手创办的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爆雷,欠薪、破产、退费无门,坏消息困住了这家曾经的明星公司。学霸君以拍照搜题起家,主打在线1对1课程,发展已有8年,爆雷毫无预兆。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 来源:学霸君网站

去年以来,聚焦直播大班课的猿辅导、作业帮,频频宣布获大额融资。与之形成鲜明对照的是,1对1赛道水花甚少,仅有掌门教育日前传出赴美IPO,拟筹3亿美元。

昔日红火的在线1对1,难道真“退潮”了?

难做的模式

2016年,学霸君上线1对1产品,那几年是这一模式最热的时候。VIPKID、51talk、海风教育等多家1对1机构掀起融资热潮,资本对这一模式倾注热钱与关注。

前华平投资合伙人陈伟豪,曾在2018年主导了掌门1对1的D轮1.2亿美元融资,在他看来,线上1对1绝对可以跑通,主要解决了两个问题,一是服务体验,二是效率。

线上通过技术,记录和了解学生的学习情况,靠大数据做到千人千面,同时排课简单直接,能实现单体老师的产出最优化,学生实现花费的最优化。

“头部几家线上1对1培训公司,只要达到一定的规模都可以跑得起来,不存在规模不经济的问题。”这是2018年陈伟豪给出的判断。那年6月,VIPKID完成5亿美元D+轮融资,拿走当时整个上半年国内K12融资额的三分之一。同年,好未来推出了在线外教1对1品牌VIPX。

资本用钱投票,家长用脚投票。2016年,VIPKID拥有4万名学员,这个数字在一年后升至20万。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1对1模式的优缺点相当明显。对比班课,其教学以学生为中心,无需组班,运营简单,容易规模化复制和扩张;相对于线下,在线教学的学习效果损失较小,有较高的提价空间。但“硬伤”在于,非标的个性内容提供难以复制,优质师资供给不足,下沉市场的需求扩大和开拓较难。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来源:中科院《中国 K12 在线教育市场调研及用户消费行为报告》

规模扩张与盈利难以兼顾,成了1对1模式的“原罪”。随着公司规模扩大,老师数量增多,管理难度变大。而师资又是刚性成本,降低空间有限,一不留神,公司就容易陷入亏损。

伴鱼CMO翟磊告诉《21CBR》,“从商业价值上看,1对1的客单价更高,获客难度更大,且1对1强调个性化教学,师资要求更高,从而增加了获客成本和师资成本,对企业来说,若不能解决成本问题,就会面临盈利模式难以跑通的困境。”

2016年,跟谁学的资金陷入困难,多位投资人鼓动创始人陈向东尝试1对1业务。他研究了一圈1对1产品,最终删掉了当时下载的所有1对1的APP,全力投入在线直播大班课。而同样聚焦大班课的猿辅导,于2019年初全面关停1对1辅导业务。

新东方也曾研究推进1对1业务,成立了独立的公司,但创始人俞敏洪很快叫停。他在测试模型时发现,怎么也算不出来1对1能够赚钱,“一对一独立运作肯定能做大,但是做大的结果说不定变成了新东方的毒瘤,不仅赚不了钱,还把利润亏进去。”

俞敏洪给出的解决方案是,限制1对1的发展,其收入不能超过新东方K12收入总量的35%,“只允许35%,一旦过了,校长奖金立刻扣掉。”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目前,在线1对1毛利率普遍在40%以下,即便是头部选手VIPKID,这一指标接近50%的水平,对比之下,在线大班课的毛利最高能达到80%左右。

头部拼效率

是否能断言,在线1对1模式没戏了?多位从业者接受《21CBR》采访时给出否认答案。

“经过2018年的行业洗牌后,少儿英语赛道比较好的标的不是很多了,所以从竞争程度上看,没有K12赛道竞争那么激烈,一定程度上会产生1对1模式的营销关注度退潮的错觉。”翟磊认为,1对1直接和高效的学习效果很难替代,尤其是在线少儿英语领域。

伴鱼入场在线少儿英语1对1之时,赛道正火热,但创始人兼CEO黄河告诉《21CBR》,并非追逐热点而选择1对1,“要是只从毛利率和盈利最大化来选行业,你可能不会考虑教育。我们既然选择做教育,那就选有刚需性质的,利润低一点也没关系,只要能解决问题。”

黄河选择从获客和运营两方面来降低成本。

运营成本高,主要是大量人力导致,可以通过大数据、AI等手段,对老师的面试及管理实现精细化运营,比如AI面试、AI备课等,提升老师运营效率,降低老师挖掘和管理成本。

获客方面,打造低获客能力而非依赖投放,公司的绘本业务担当用户“蓄水池”,吸引有语言培训需求的目标人群,提供用户转化基础。翟磊透露,伴鱼的获客成本一直维持在10元上下,1对1、AI课的获客成本几近为零。

不过,黄河坦言,现在老师成本占收入的比重为50%左右,说明公司技术优化效率和成本的路,仍然很长。

创新工场合伙人张丽君曾向《21CBR》谈起赛道发展的观点。在线教育领域,在线1对1是最快跑出来的,也是最快到达增长拐点的。“对包括VIPKID在内的1对1选手来说,两件事很重要,一是在既有的模型上走得更好,财务模型更健康;二是尽快寻找下一个增长曲线。”

当下,不论在K12领域还是各个垂直细分赛道,头部玩家都在走多元化、矩阵式产品的路径。核心在于满足用户分层需求。比如VIPKID重点发力主打大班课的“大米网校”,掌门教育旗下有大班课掌门优课、小班课掌门少儿等。

学霸君爆雷之后,在线教育1对1彻底没戏了?

任何赛道都会经历快速增长而后回落沉淀,之后健康发展的曲线。一位在线1对1机构从业人士向《21CBR》记者表示,目前的1对1赛道市场已经相对稳定,头部机构占据较大市场份额,聚集了更多的用户与资源,进入财务模型优化阶段。

据爱分析发布的《中国在线教育行业趋势报告》,在一对一模式下,K12辅导领域,掌门1对1、轻轻教育分列第一、第二,第三位是已爆雷的学霸君。

而在K12英语培训领域,头部品牌占了七成的市场份额,51Talk、VIPKID分别以20%上下的份额位列市场前两名。

“如果只是盲目追随市场声量,任何一种课程模式都难以长期发展。只有追随用户的产品,永远会是‘活’的产品。”翟磊说。

题图来源:VCG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学霸君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