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卖疯了的美容仪,是颜值经济还是交智商税?

卖疯了的美容仪,是颜值经济还是交智商税?

来源:资讯 2021-02-20
美容仪器的宣称效果和实际功效存在差异。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358


消费升级背景下,大众对容貌管理有了更多元的诉求,“面子工程”的需求增长之下,打着抗初老、提拉、紧致、逆龄、清洁毛孔等功能的家用美容仪开始走红。

加上微博、小红书等新媒体的崛起,强化了产品的种草效应,超声波导入、光子嫩肤、高周波电疗等,消费者的爱美之心让融入智能科技后的美容仪成为了消费新刚需。

有数据显示,目前国内共有美容仪器相关企业8.1万家。近十年来,相关企业年注册量逐年增长,2019年新注册企业达2.4万家,同比增长41.6%,2020年前三季度新增企业1.3万家,其中第三季度新增4423家。

不过,市面上疯狂种草的美容仪质量过关吗?甚至打着FDA认证、再生胶原蛋白等宣传口号的产品,真的能为爱美人士保驾护航吗?

美容仪不是万能神器

近日,权威质检机构CVC威凯对市面上9款热销美容仪产品进行送检,以此窥探这一产品的质量现状。

根据其报告显示,经过测试,9款美容仪器样品工作状态下泄漏电流和电气强度符合标准。但TriPollar初普、Me-Smooth等2款美容仪产品,工作表面温升超过标准限值,消费者长时间使用容易造成皮肤低温烫伤。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403


其中,TriPollar初普 Stop EYE,金属部件温升实测值最高为49.1K,且不会自动关机,器具一直工作。

据悉,低温烫伤是指机体长时间接触温度不太高的热源,致使热量蓄积而导致接触部位皮肤、皮下组织烧伤。

李佳琦曾在直播间中宣称TriPollar“不会烫伤哦!”,他称这款美容仪的测试温度36.2℃,而根据南都鉴定评测实验室报道,专业机构威凯检测技术有限公司的测试结果显示,其工作状态下表面温度最高达74.1℃。

低温烫伤的温度一般在44-51℃,皮肤损伤程度与温度、接触时间成正相关。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409

此次质检结果表明,美容仪器的宣称效果和实际功效存在差异。从质检角度看,仪器是否发挥功效需要在安全性过关的基础上,按照统计学差异招募志愿者,通过定期监测志愿者使用前后的实际效果进行评价。

比如抗皱功效主要通过测试皱纹的深度、宽度、皱纹总面积的变化,或通过测试皮肤弹性的变化来评价,淡斑功效通过测试皮肤黑素值的变化来评价。

威凯检测技术有限公司日电事业部美容器产品线负责人黄凯杰表示,根据使用功能,美容仪器主要包括射频类、微电流类、超声波类和红蓝光类这几种类型,针对不同功能,《家用和类似用途皮肤美容器》标准有不同的安全防护考核。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414

消费者在购买家用美容仪时,应选择正规渠道,比如商场专柜或品牌官方授权的网店平台,不要轻易相信来源不明的产品,并注意查看产品外观是否完整、使用说明是否齐备,保管好购买凭证和发票。

此外,李利补充道,家用美容仪不是“万能”神器,并不能解决所有皮肤问题,因此消费者应保持理性态度,结合自身情况,切勿盲目相信。

“消费者在选择时首先要看安全性参数认证,如果有人体功效方面的检测数据,注意查看来源是否为国家认可的检验检测机构。可以上国家药监局信息中心网站或化妆品监管App查询。”

监管严控虚假宣传

美容仪产品质量测评结果公布后,又一次直指产品虚假宣传问题。

以TriPollar美容仪为例,这款李佳琦直播间的明星产品,曾在其双十一预售直播当天,销售额突破一亿美金,2020年末,该产品被爆出涉嫌虚假宣传“FDA认证”后,公司回应称只是翻译问题,但在淘宝、京东等TriPollar多个官方旗舰店内,产品购买介绍页中,“FDA认证”已经全部改为“FDA认可”。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高新技术专委会委员、律师胡钢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认为,用FDA认证来做宣传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只要一款国外的商品符合美国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的规定,都会获得FDA的许可。“在中国市场销售需要符合中国相关的管理制度和标准,因此用FDA进行宣传可能会造成误导和混淆。”

不过,TriPollar并不是第一款遭到类似质疑的产品。

李佳琦持股49%的上海妆佳电子商务有限公司就因发布虚假广告,于2020年6月10日被罚款1万元。消费者在该公司开设的天猫网店(李佳琦专属店)购买了菲诗蔻洗发水,店家在网上虚假宣传其具备防脱发功能,但该公司无法提供相关依据。

在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法律权益部分析师蒙慧欣看来,直播中出现的产品虚假宣传问题并不是偶然,恰恰说明直播带货行业需要全面的监管。

毕马威联合阿里研究院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直播电商总体规模将达10500亿元。然而,“万亿”繁荣背后,隐藏着直播数据造假、产品质量低下、售后服务差等问题。

“对于品牌方的蓄意造假、虚假宣传等问题,应该建立严苛的惩罚机制。同时,主播在选品时也要履行审核的义务。”蒙慧欣表示。

好在监管空白正被不断填补。

2020年11月,国家网信办发布《互联网直播营销信息内容服务管理规定(征求意见稿)》,其中第一次对直播服务流量造假、虚假宣传等作出直接规定。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418

在相关规定发布之前的真空期,直播产业相关的各方,也在期待直播带货能够进一步加强监管和规范。

中华全国律师协会高新技术专委会委员、律师胡钢分析认为,直播更像是一个广告服务。但是,因为直播宣传的细节引导非常精准,消费者看到推广再去下单,就不能简单判断这是广告行为,主播实际上是一个经营者或者销售者。

“主播和实际的品牌发货方,共同构成了经营者。如果出现问题,消费者可以向各方主张自己的权利。尤其是在虚假告知方面,如果对消费者构成了欺诈,主播也需要承担责任。”

在他看来,行政机关罚款是一方面,最重要的是要让消费者得到足额的赔偿,乃至获得惩罚性的赔偿,这是最为重要的。

“虚假宣传侵犯了消费者的知情权,退一赔三的惩罚性赔偿,对于弘扬社会正气有很大好处。更重要的是把经营者的主动守法意识或合规意识提上来。”

微信图片_20210222094557


相关标签: 美容仪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