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一边涨价一边烧钱,怪兽充电抢跑上市

一边涨价一边烧钱,怪兽充电抢跑上市

曹彦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4-02
红利消失、巨头追逐、新技术发展,怪兽能否继续狂奔?

经过近七年的激烈战事,共享充电宝赛道的第一股诞生了。

4月1日,怪兽充电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共发行1765万股ADS,发行价为每股8.5美元,累计募资规模达1.5亿美元。

首日开盘价报每股10美元,较发行价涨17.64%。盘中股价两次破发,截至收盘,报每股8.54美元,涨0.47%,总市值达21.29亿美元。

此次IPO后,怪兽充电创始人、董事长兼CEO蔡光渊,首席运营官徐培峰,首席市场官张耀榆分别持有8.3%、5.8%和1.5%的股份,相应投票权分别为33.9%、23.6%和6.3%。高瓴资本运营合伙人干嘉伟个人持股1.8%。

从左至右:张耀榆、徐培峰、辛怡、蔡光渊、李晓炜

作为共享经济领域少有的已盈利企业,怪兽充电获得巨头们的青睐。在机构投资方中,阿里巴巴以15.3%的股份成为最大股东;高瓴持股10.9%,顺为持股8.2%,软银亚洲持股7.2%,小米集团和尚珹资本均持股7.0%,云九资本和CMC分别持股5.4%和5.0%。

上市前,怪兽充电已获得多轮融资。近期完成的D轮融资由阿里、CMC领投,凯雷、高瓴、软银亚洲跟投,融资金额超过2亿美元,阿里认购1.24亿美元股权。

2017年5月,怪兽充电在上海诞生,彼时共享经济风头正盛,资本爆发式入局。2020年上半年,咨询机构易观国际发布的《中国共享充电宝行业洞察》报告称,怪兽充电的活跃用户规模位居行业第一,紧随其后的是小电、街电、来电。

怪兽充电上市当天,其两大竞争对手街电、搜电宣布合并。行业竞争加剧,怪兽充电如何突围?

1

后来居上

怪兽充电进入赛道时,蔡光渊曾表示,虽然头部品牌已经占据绝对市场份额,但真正的战场在于尚待开发的空白市场。

“全国有600万家餐厅,目前只有6.5%的餐厅有共享充电宝。如果放眼更广阔的场景,全中国包括零售、餐饮、娱乐、公众设施等有不下2500万个场景,目前的渗透率只有2%,所以市场很有潜力。”

蔡光渊当时认为,对B端客户的争夺是一个长期过程,共享充电宝行业要跑出英雄,需要两年时间。

两年后,他带领怪兽充电来到了行业头部。咨询机构欧睿国际发布的《共享充电行业发展报告》显示,2019年,怪兽充电以36.4%的市场份额居行业第一位。招股书提供的第三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年底,怪兽充电占据34.4%的市场份额,位列行业第一。

欧睿国际指出,运营能力是怪兽充电的主要竞争点。

起初,共享充电宝的常见形式包括固定在桌子上的充电线,或者只有一根充电线的充电宝。蔡光渊和团队捕捉到弹出式充电柜以及安卓、苹果、Type-C三线合一的市场机遇。

确定这一方向后,怪兽充电借力小米生态链,迅速研发产品并推向市场。高瓴创投执行董事肖永强评价说,怪兽充电在这次行动中执行力非常强。

充电柜位置点的选取,往往具有以下特征:人流量大、营业时间长或消费时间长,主要场景包括购物中心、电影院、餐馆和公共交通枢纽。

不同于光烧钱、不盈利的互联网企业,移动设备充电赛道已经找到成熟的盈利模式。

独立经济学家、天使投资人王赤坤向《21CBR》记者指出,共享充电的商业模式是互联网行业的“优等生”:用户低频却是刚需,拉新成本低、流量成本低,优于大多数互联网项目。根据招股书,2020年,怪兽充电实现经调整后净利润1.13亿元,净利润率为4%。

2020年上半年,新冠疫情影响之下,移动设备充电服务市场增长放缓。当竞争对手小电、街电采取不同程度的收缩策略,怪兽充电反其道而行之,采用“全场景并进”战略,除了餐饮场景外,拓宽酒旅、交通出行、医疗机构等新场景。

怪兽充电入驻华住旗下2300多家酒店,入驻厦门地铁二号线全部站点,进驻深圳市中山大学附属第八医院、太原中心医院等医疗机构,甚至将设备铺设在海拔1545米的泰山山顶。

来源:怪兽充电官网

2020年,怪兽充电的线下位置点达到66.4万个,同比增长12.9%;共享充电宝数量约为536万个,同比增长18%。截至2020年底,其累计注册用户为2.19亿,同比增加了7000万。

激进的扩张策略带来了营收的快速增长,其2020年第三季度的营收相比第一季度增长了186%。2020年全年,怪兽充电营收为28.09亿元,同比增长38.9%,其中充电服务的租金收入占比96%。

2

红利将尽?

不过,怪兽充电的招股书也透露出行业增长趋缓、红利将尽的急迫。

值得注意的是,2020年,怪兽充电的净利润减半,经调整后净利润从2.07亿元下滑至1.13亿元,经调整后净利润率下滑6个百分点。主要原因是营销费用大增,2020年销售和营销费用高达21.21亿元,同比增长55.72%。

“共享充电宝的变现模式较为单一,一般是租金+广告的模式。营收增加的同时,利润却在下滑,这说明用户黏性下降,需要持续烧钱才能维持高增长。”金融科技行业专家张鲲表示。

今年,共享充电宝的租金纷纷涨价,行业焦虑可见一斑。有记者走访发现,部分场景中的共享充电宝价格从2017年的1元/小时、每日封顶10元,上涨为3-5元/小时,每日封顶价格为20-40元不等。“三电一兽”的价格,全部翻至原始价格的3-4倍,个别地区甚至到10倍。

王赤坤告诉《21CBR》记者,共享充电行业已经过了高速发展阶段,行业红利消失。“大家在有限的存量市场下拼杀,此消彼长。”

与此同时,巨头还在加速入场。2020年,美团将充电宝业务和外卖业务挂钩,如果商家和美团签约了共享充电宝,充电宝的使用次数越多,商家的排名会越靠前。

美团入局,或许会对“三电一兽”产生毁灭式打击。

王赤坤表示,美团首先会发挥其运营和资本优势,对市场进行一轮清洗,一些小的共享充电公司很快会退出市场;对于存活下来的竞争对手,美团将在运营上打压对手,或进行举牌或并购,逼迫对手出让实控权,达到行业垄断或控制的效果。

此外,无线充电技术的成熟,也为共享充电宝的商业模式带来了不稳定性。王赤坤指出,类似于按流量包的充电方式将会出现,共享充电宝的模式可能面临淘汰。

怪兽充电在招股书中也指出了这一趋势:随着电池技术进步,可能会降低消费者对移动设备充电服务的需求,或对此类服务施加价格压力,从而对怪兽充电的业绩和前景造成不利影响。

行业红利的消失、巨头的追逐、新技术的发展,多方因素夹击之下,怪兽充电能否继续狂奔?


(编辑:谭璐)
相关标签: 怪兽充电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