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澡堂边租房起步!24年后,合肥老师身价700亿

澡堂边租房起步!24年后,合肥老师身价700亿

覃毅 杨松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8-03
华为成为最大对手。

“155可以进吗?”

8月2日上午,阳光电源(300274.SZ)开盘即大跌,股民议论纷纷,看空与看多者,各执一词。

这家24年历史的光伏公司,上周爆发,在大盘的一片阴霾中,大涨22.3%,市值达到2445亿元的高点。

更夸张的是,过去的12个月,阳光电源涨了约7倍!创始人曹仁贤以110亿美元的身价,位列福布斯全球实时富豪榜第202位。

这么庞大的财富,主要来自一个非常冷门的部件——光伏逆变器。

离校下海

曹仁贤是一个浙江人。

1968年,曹仁贤出生于杭州一个农村家庭,本科考上合肥工业大学的工业电气自动化专业,一直读到研究生,毕业后留校任教。

曹仁贤任教四年,主要研究方向是可再生能源发电。

那时,人们对太阳能、风能还没有太多概念,但是,曹感觉,这个冷门领域中可能蕴含商机。

1997年,他不顾众人反对,放弃了安稳的大学教书生涯,赌上东拼西凑的50万元,成立阳光电源,从合肥一个澡堂边上租了两间房就起步。

阳光电源董事长曹仁贤

曹仁贤一开始把目光锁定在了离网逆变器——一种极为冷僻的设备。

在光伏发电系统中,太阳能通过组件转化为直流电能,再通过光伏逆变器中的功率变换及控制系统,将直流电能转化为符合电网要求的交流电。

在光伏系统中,逆变器成本占比仅8%-10%,承担着整个系统的交直流转换、功率控制、并离网切换等重要功能,是光伏系统的大脑。涉及的微处理器、功率半导体等技术,正是曹的专业所长。

阳光电源的逆变器产品

当时国内光伏市场还未兴起,阳光电源的开局并不顺利。

“前5年,我们的太阳能项目比较少,主要是南疆铁路这样的独立离网发电系统,这样的工程都是一次性的,一辈子可能都接不到第二个。”

曹仁贤回忆,为了生存,早期他只能先做一些传统的电源产品,比如应急电源、开关电源等,来为开发光伏和风能逆变器积累资金。

2003年,阳光电源研制出首台具有完全自主知识产权的光伏并网逆变器,打破了国外垄断,慢慢跻身为中国最大的光伏逆变器制造商。

其后,它赶上光伏产业爆发,2008年到2010年,销售收入从1亿元增至6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144.7%。

2011 年,阳光电源在深交所挂牌上市,起初市值60亿元左右。

做减法

过去20多年,光伏行业在资本喧嚣中几经跌宕。

曹仁贤见证,很多相识的企业一个接一个死去,“尚德到赛维、超日,再到英利的危机,这些企业,曾经非常健康,但都撑不住了,我感到很痛心。”

阳光电源也一度非常困难,尤其2012年,光伏产业进入低谷,其全年的扣非净利润仅1200万,股价跌去3/4。

为什么能够活下来?曹仁贤认为,靠的就是专业和专注。

2004年至2008年间,为了集中优势做好新能源电源设备,他陆续砍掉已经赚钱的传统电源项目。

做减法是为了将来做加法。

“你在分心赚钱的过程当中,会透支原来的资源,使你在专业专注的道路上打了折扣,虽然赚了钱,但失去了客户对你原有品牌的认知,最终得不偿失。”

阳光电源的行业布局更接近应用场景,主要产品包括光伏逆变器、风电变流器、储能系统、水面光伏系统、新能源汽车驱动系统、充电设备等。

从2012年起,其收入就一直稳定增长,从当年的10.83亿,增长到2020年的192.86亿,8年间涨了12倍。

特别在光伏逆变器领域,阳光电源在年报中自称,出货量长期居全球第一。

2020年,其逆变器等电力转化设备,营收为75.14亿元,同比增长106%,贡献了总收入的4成左右。

阳光电源也带动全球逆变器成本和价格大幅下降。

“这二十年,我们把成本从当年的五块钱一瓦,降到现在的两毛钱一瓦,整整降低了25倍,现在很多项目当中,都可以使用中国产的设备。”曹仁贤自豪地说。

即便如此,逆变器等设备的毛利率,高达35%。电商平台显示,适用于单个住宅屋顶,单项3kw的阳光电源逆变器售价为1980元。

2020年,阳光电源的最大收入来源,其实是“电站投资开发”,占比为42%左右,但是,毛利率只有9.49%,“逆变器”业务,依然是公司第一大来源。

但是,华为在挑战其地位。

据伍德麦肯兹发布全球光伏逆变器供应商排名,2020年,华为已占据23%市场份额,位居第一;阳光电源占据19%。

储能大热

过去一年,阳光电源的暴涨,最大的推力,还是“碳中和”目标下,光伏产业大发展的预期。

2020年,公司83%的收入与光伏有关,另有6%的收入来自储能。

15年前,曹仁贤开启了大功率储能专用变流器研发,逐步涵盖了储能变流器、电池、系统集成等多方面,能够提供风、光、储核心设备及高效协同的一体化解决方案。

这一布局,意外放大了阳光电源的想象空间。

7月下旬,国家发展改革委、国家能源局发布指导意见,计划到2030年,实现新型储能全面市场化发展,并要求合理确定峰谷电价价差,建立尖峰电价机制,这有助于激发用户侧储能装机需求。

阳光电源光储事业部副总裁汪东林算过一笔账:一座光伏电站配建装机量20%、时长2小时的储能项目,其初始投资将增加8%—10%;而风电场配建同样容量的储能项目,其初始投资成本将增加15%—20%。

光伏发电,储能提升收益,“光伏+储能”策略,成为龙头企业的共识。

阳光电源的储能业务大部分来自海外,去年收入已达到11.69亿,它将成熟的储能应用技术和经验,向国内移植和嫁接,并加快与三峡、国电投等央企电站的合作。

对于国内的家庭消费者而言,储能产品价格仍偏高。据厂商报价,一套家用的3kw储能系统售价需要数万元,一旦将成本做到非常低之后,会有一个突然爆发的阶段。

浙商证券预计,2025年全球储能预计新增172GWh,对应市场规模2370亿元。中国及全球5年增长空间均超过10倍,是碳中和弹性最大的赛道。

在光伏逆变器排名居前的华为,也已看上储能市场。

而逆变器依然会是一门长线的稳定生意。

有分析指出,光伏逆变器的使用寿命在10年左右,大型地面电站的寿命在20-30年左右。

这意味着,逆变器要在电站寿命一半时进行更换,这些替换需求,很大部分会集中到阳光电源这样的在位者。


(编辑:陈晓平 谭璐)
相关标签: 阳光电源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