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精锐教育,走到悬崖边缘

精锐教育,走到悬崖边缘

李惠琳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0-11
都是并购惹的祸,基本盘犹在。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为了做好教育真心倾家荡产了,却是这样的结果,好遗憾好后悔。”

国庆长假的最后一天,一张署名精锐教育张熙的朋友圈截图流出,文字悲观,言语间满是懊悔,“好想重头再来,愿有来生,再不创业。”

10月8日,精锐教育澄清,网传截图为假,不是张的朋友圈。张熙公开立下flag,“要做率先转型成功的教育企业”。

无论自曝截图真假与否,精锐教育处于危机边缘却是事实。这家主打高端K12一对一的教育公司,两年多来急转直下,亟待拯救。

学霸创业

精锐本是一段 “学霸办教育”的创业佳话。

张熙曾是福建省高考状元,先后入北京大学、哈佛商学院深造,毕业后,进入英孚教育任中国区总经理,期间看到蓬勃的需求,开启了以教育培训为主的创业之路。

张熙

2007年,精锐教育成立,比新东方晚了14年,为避开行业巨头的锋芒,张熙将根据地选在上海,在徐汇开出第一家店,聚焦本地市场深耕,站稳脚跟。

张熙早年接受《21CBR》记者采访时表示,创立伊始,定位“高端教育连锁”,战略执行过程中出现动摇,一度主攻“小升初”的辅导班,主打30人班组的大班课。

筹划异地扩张时,大班课模式妨碍了公司的快速扩张。

“一旦变成课外辅导,就必然与当地的教学大纲相匹配,各地大纲不尽相同,同一个产品在上海做得好,到了广州未必能行。”张熙解释说。

于是,他将精力放在“一对一”授课上,主张“因材施教”,规避教学大纲不同带来的扩张风险,实现产品产业化经营。

创业初期,张熙的扩张步伐走得非常谨慎。2009年,异地扩张走进广州,2010年才将触角伸向北京,之后,便按照平均一年新增约20家的速度扩张。

2015年之后,精锐教育的节奏明显加快,到2017年,学习中心增至225家,保持每年30-50家的速度。

2018年3月,张熙迎来高光时刻,精锐教育在美国纽交所上市,募集约1.7亿美元资金,首日收盘市值为17.6亿美元,最高时市值冲上26亿美元。

当时,精锐在招股书中自称,已是中国最大的高端K12课后辅导服务商,在上海地区同领域中占据26.3%的市场份额。

创业十载,一切顺风顺水。

上市之后,张熙格外乐观,一改创业期的谨小慎微,出手阔绰,加速全国扩张,他已不满于线下拓店,而是不断以投资、并购等方式,扩充版图。

激进扩张

2018年8月,张熙先买下了天津华英教育100%股权,借此巩固班课业务,开拓北方市场;两个月后,又以7亿元的价格,参与收购培训机构“巨人教育”,以便快速辐射全国。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至2019年,张熙对外投资了9个教育相关项目,布局K12教培、早幼教、STEAM素质教育、在线教育、国际教育等多个细分赛道,甚至不惜以银行贷款支付并购费用。

精锐教育规模快速膨胀,2019财年,公司营收达39.94亿元,同比增长39.51%。

张熙尤其看重巨人教育,多次为其站台,谋划发展方向。

2019年4月,他公开宣称,到2023年巨人教育将建立500家校区,完成50万学生在读指标,预计达到50亿元收入,“未来3-4年内实现上市”。

未想,巨人教育长期未能盈利,成了张熙沉重的包袱。据统计,精锐以贷款形式,前后向巨人输血约9亿人民币,极大耗损了其宝贵的现金。

2020年12月,精锐教育宣布,将巨人教育、天津华英、巨人网校等合并重组为 “新巨人教育”,重组后的公司独立发展,精锐教育仅保留公司的股东身份和董事会席位,不再参与实际运营。

“双减”政策一落地,巨人教育经营压力骤增,张熙停止对其投入资金止损。8月31日,巨人教育资金链断裂,宣告倒闭。

张熙并非见死不救,实则自顾不暇。

精锐教育的授课模式以线下为主,超过70%的收入来自精锐个性化业务(K12一对一、一对三学科辅导),2015年至2019年,一直保持盈利状态。

2020年初,疫情一来,线下教学受限,业务迅速由盈转亏,一年巨亏7.25亿元,2021财年上半年虽有复苏,仍亏损3.32亿元。

没有疫情和政策黑天鹅,张熙或许不会这么快遭遇危机。截图所称“投资扩张太过激进,疏于投资及财务管理”,也是实情,大规模的无效并购,掏空了精锐的家底,降低了抗风险的能力。

2018年开始,精锐教育净利润出现负增长,负债率也节节攀升,由73.94%增至如今的97.94%,总负债达68.51亿。

今年8月,纽交所开出退市警示函,若精锐教育连续30个交易日内普通股最低交易价低于每股1美元,则面临退市风险。

其后,精锐的股价一路下滑,截至10月8日美股收盘,已跌至0.394美元/股,市值仅剩6358万美元,相比上市时跌去96%。

基本盘仍在

为挽回颓势,张熙谋划过多次战略转型。

疫情期间,精锐教育实施“线上+线下”的OMO转型,以“精锐在线”为基础整合在线业务,对线下服务形成补充。

这个在线教育爆发的窗口期,头部机构均加大投入,精锐在线声量有限,表现平平,至2021财年Q2(截至2月底),线上业务占总营收比重仅为3.5%。

张熙在线下也加大高端辅导的投入,2020年升级“一对一VIP”产品,价格是常规产品价格的1.8倍。

按照规划,2023年高端VIP产品将占到个性化业务收入6成,开设150-200个旗舰中心,客单价翻一番。

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9月-11月,精锐“一对一”辅导业务,平均每个学生的新购买单价为4.4万元。

高单价通常对应高获客成本。

“从商业价值上看,1对1的客单价更高,获客难度更大,且1对1强调个性化教学,师资要求更高,会增加获客和师资成本。”互联网教育公司伴鱼CMO翟磊告诉《21CBR》记者。

2021财年Q2,精锐核心的个性化业务净收入达7.4亿元,同比增长7.4%,环比增长51.0%,无奈销售及市场推广费用2.888亿元,同比大增46.8%,单季再亏1.72亿。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CBR》记者, 一对一高端培训凭借灵活、难以监管的性质,相比其他教培赛道,“双减”政策的冲击相对较小,只受制于极高的获客成本与较低的利润率,唯有增加销量,才能有利可图。

面对行业变局,张熙的现行策略是,在原有一对一教学基础上,以原有的家庭教育、心理辅导、作业辅导、生涯规划四大板块作为补充,定位为个性化家庭教育及托管中心。

鉴于一个季度仍有逼近10亿的营收基本盘,张熙若能稳定运营、优化管理、及时止损后,仍有机会维持现金流,保住核心的“一对一”业务,作为一家教育细分赛道的头部公司存活下去。

当下最紧迫的,或许在于资金和时间。

10月8日本是精锐教育的发薪日,据员工曝料,工资延迟到26日发放,显示存在短期资金压力。当下,张熙只有争取宝贵时间,才能转危为安。

张熙大肆并购 之时,教育赛道正大热,一片唱多。无奈,愿望很理想,现实却满是变数。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精锐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