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科技 >> 隐私计算凭啥爆火?这家公司成立1年多,就能收入数千万

隐私计算凭啥爆火?这家公司成立1年多,就能收入数千万

曹彦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0-15
不产生也不使用数据。

火热的隐私计算领域,互联网大厂与初创公司济济一堂。

孵化于中国最大、世界第四大信用管理集团中诚信的洞见科技,两者都不沾边。

它具有独特的定位——一个既不产生数据、也不使用数据的独立第三方,和上游合作伙伴、下游客户之间都不产生竞争。

“市场需要独立第三方,在多个互联网大厂之间实现基于隐私计算的数据互联互通,也需要外部连接器,我们扮演的就是这样的角色。”洞见科技董事长姚明说道。

目前,洞见科技完成了两轮融资,最新一轮Pre-A轮融资在2021年3月完成,由元起资本、数字中国领投,心元资本等老股东跟投,金额达到数千万元人民币。

姚明表示,公司正启动新一轮融资,预计年内将完成。该轮若落地,将是其一年半内的第三轮融资。

源于征信

自主创业前,姚明担任中诚信集团旗下中诚信征信的副总裁兼CTO,负责大数据征信和智能风控业务。

征信业务与数据安全强相关。早在2017年,在中诚信征信首席科学家张首晟的主导下,公司的核心技术团队就在预研隐私计算相关技术。

初期的讨论主要集中在技术层面,尚不具备工程化落地的能力。

2019年,外部环境发生了变化,国内大数据行业经历了一波整顿和治理。一批大数据服务、金融科技、征信公司,先后因发生数据泄露事件受到监管处罚,其中有2起事件中的数据泄漏数量达上亿级别。

洞见科技董事长 姚明

姚明和他的团队意识到,行业内对数据安全的需求,或孕育出一个独立赛道。

“这不仅是征信或者金融行业的事情,所有行业未来是数据经济,都会涉及到数据接口,需要有技术体系来保障数据的安全流通。”姚明说。

彼时,中诚信征信的业务已相当成熟和稳定,而姚明预见到,隐私计算业务是一个尚处在投入期的高速增长赛道,需要更大的自由度和独立度。2020年1月,在集团支持下,他带着中诚信征信不到20人的核心技术团队,在北京成立了洞见科技。前者在金融领域的布局,为后者的商业落地打下了基础。

“中诚信有信用评级的合规数据资源,与很多金融机构、大型国企央企、地方政府都有合作关系,与我们的服务客群是一致的。”姚明表示。“在业务上,双方可以协同——中诚信提供征信服务,洞见科技提供底层的技术基础设施,通过隐私计算技术让征信更加安全。”

两大特色

在金融领域,隐私计算常用于信贷风控和精准营销,洞见科技开辟了两个特色服务场景。

第一, 资产管理。公司在发行债券时,指数公司、评级公司、基金券商等作为参与方,需要使用企业、行业、政府等多方数据资源,隐私计算技术可以保障在原始数据不出库的情况下,可计算价值部分在传输过程中的安全流通。

另外,资产交易过程中,一个资产包里有若干笔底层资产,潜在的交易对象往往没有权限查看底层资产的原始数据,隐私计算技术可实现在不提供原始数据的情况下,对底层资产信用进行分析,使交易对象能以更友好的方式了解资产的经营情况,从而提高交易流程的效率。

第二,保险行业,包括风控、智能营销和保险产品定价等应用。在定价场景中,洞见科技提供技术模型,接入医疗、行业等数据,协助保险公司更安全地完成精算业务。

金融之外,洞见科技客户中另一个快速增长的类型是政府。随着近两年的政策法规出台,政府部门加快了在数据安全领域的实践。目前的落地场景包括数据要素流通、经济预测,以及为中小企业融资发放补贴性贷款等。

姚明表示,金融和政府类客户,占公司总营收的七成以上,剩下20%-30%的客户来自其他行业。政府客户主要是省级、市级平台,客户数量相对较少,但客单价高,单笔收入规模大,客户数量最多的则是金融类客户。

他认为,中国大概有4000多家金融机构,真正使用隐私计算技术的企业,可能连1%都不到;政府类客户产生需求的时间点,更晚于金融类客户。所以,市场是广阔的。

技术融合

当下隐私计算行业中,出现了三种主流的技术方向:安全多方计算、联邦学习和可信执行环境。

不少公司选择专攻其中一个或两个方向,再结合场景进行落地。洞见科技反其道而行,先有场景需求,再决定具体的技术路径。

姚明表示,洞见科技会针对客户的具体需求,找到最优的技术路径。“我们走多技术融合路线,进行了上层‘混合引擎’的搭建,然后再面向客户的计算场景,实现多种技术的最优调度和组合。”

2020年5月,公司成立四个月后,推出了首款隐私计算产品——数智联邦平台(InsightOne)。该产品即是“混合引擎”的落地,以安全多方计算和可信联邦学习为主计算引擎,以可信执行环境、差分隐私、零知识证明等为辅助计算引擎,面向具体场景提供可定义的计算能力。

除了隐私计算技术,洞见科技还在产品中融合了金融科技领域的其他技术。例如,结合决策引擎、关联图谱、智能建模等技术,衍生出了隐私切片计算、隐私安全图学习等技术方案,可应用于反欺诈场景。

互联互通

隐私计算的终局会是什么样?

眼下没有人能给出准确预言,但有一个方向是明朗的——互联互通。

不同隐私计算服务厂商,自有算法设计,闭源的平台居多,平台间原生无法完成信息的交互,“数据孤岛”变成了“计算孤岛”。

对于数据应用方而言,无形中造成了系统建设和运营成本的浪费。对于数据提供方,仅自身一家公司的数据能力和计算能力是不够的。

姚明表示,洞见科技是行业内最早提倡“互联互通”的企业之一,为避免“计算孤岛”,在平台架构设计上加入了“算法容器”。

所谓“算法容器”就像一个插座,可以兼容其他第三方算法运行。

2021年6月,洞见科技和另两家拥有隐私计算平台的企业——蚂蚁集团、锘崴科技完成了对等的算法协议互通,实属行业首例。

姚明表示,现阶段主要是客户需求导向。隐私计算企业之间会提前建立合作机制、达成互联协议,是铺设“电话线”的过程,企业提出需求,就可以迅速接通“电话”。

“互联互通有多种形式,既有行业内网络,也有行业间的交叉网络。我们会从政务、金融,延展到更多行业,希望通过3-5年的时间形成初步网络。”姚明说。

成立不到两年,洞见科技的团队从最初不到20人,扩张至如今100人,营收也达到了数千万元人民币。

虽然市场教育和商业落地上,隐私计算行业都处于早期阶段,可未来已近在眼前。

2021年,在政务领域,不少地方政府出台了相关规划,明确提到了要使用隐私计算作为政务数据流通和开放的技术;金融方面,今年正在制定联邦学习的行业标准,一些头部银行也开始了公开招标采购,落地之后形成示范效应,预计明后年就能够快速铺开市场。

“大概今年底、明年初,行业就会迎来爆发前的临界点。”姚明说。

题图来源:洞见科技官网


(编辑:韩璐)
相关标签: 洞见科技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