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低调的东北首富,突然陷入两大麻烦

低调的东北首富,突然陷入两大麻烦

何己派 钟黛 曹彦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0-18
突陷困境,疑窦丛生。

东北的铝业龙头,一顷崩塌。

10月15日晚,中国忠旺发布公告,下属的忠旺精制、辽宁忠旺“出现严重经营困难,已无法依靠自身力量解决当前问题”。

辽宁忠旺是忠旺系核心的业务主体,何种经营困难、具体缘由、亏损数额,并无进一步解释。同日,三名独立非执行董事全部辞任。

忠旺于1993年成立于辽宁,是亚洲最大的工业铝挤压产品研发制造商,年营收为200亿,缔造者为刘忠田。

刘忠田颇为传奇,他本农民出身,起步于东北一隅,风头却一度压过王健林,2009年晋级“中国首富”,其后多年蝉联东北首富,始终远离公众视线,甚至在忠旺也隐身多年。

刘忠田 来源:官方公众号

过去十年,忠旺年年盈利,净利润从没低过10个亿,突陷困境,疑窦丛生。

刘的麻烦,还不只是忠旺。

低调的首富

刘忠田的成功,离不开说一不二的作风、过人的胆识。

坊间的致富版本,1978年,14岁的刘怀揣借来的200块钱,上长白山做起了木材贸易。其后,转行给本地钢铁厂生产耐火涂料,迅速发迹。

1993年,29岁的刘忠田创立辽宁忠旺,主攻建筑铝型材;2002年,建材供不应求,刘却力排众议,拍板转型,转向工业型材,2003年开始,先后投入了20多亿元资金,用于兴建厂房和向德国订购6台大型挤压机。

挤压机设备,光制造就花了3年,安装、调试又用时2年,2009年正式投产。那一年,中国忠旺登陆港交所,刘忠田获得260亿港元的账面身家,成为“中国首富”。

2021年胡润全球富豪榜上,刘忠田身家又一次缩水40亿元,仅存80亿元

据说,刘忠田个人极低调,且非常谦和。

一家与其接触过的媒体提到,2009年,忠旺集团筹备IPO路演期间,接送团队的是一辆商务车,每次刘忠田都会抢先上车,坐在后排最靠里的位置,以便他人坐在舒服一点的位置。

忠旺员工表示,刘忠田没买豪宅,吃住都在位于辽阳的厂区里。

这位富豪后逐步淡出,2017年11月,他辞去中国忠旺执行董事、董事会主席等核心职位,两年后,卸任辽宁忠旺集团董事长、法定代表人,不再担任任何职务。

从公开信息看,离开后,刘主要委托职业经理人管理忠旺,他显露出独特的管理风格,尤其钟爱年轻人。

一个代表人物为现任董事长路长青,路进入忠旺任董事时,年仅31岁,他负责了中国忠旺的IPO事宜,之前在汇源果汁担任高管。

路长青 来源:官网

初次见面,刘忠田就递出了橄榄枝:“我给你两个字,一个是权,一个是钱,你把这用好,我什么都不管。”之后,路长青找来了首席财务官、财务总监,刘都未加干涉。

此外,执行董事王飞、辽宁忠旺副总经理李鹏伟,获任为管理层时,也都在30岁上下。大专毕业的陈岩,委任为执行董事,年仅29岁。

一位合作伙伴形容刘:看上去啥都不管,但在某一个方面、某一个阶段,用人的时候比较“放得开”。

此次辞任的三位独立董事,入局董事会,也均在长达12年以上。

表面上,这样一个年轻团队以及资深的董事会成员,负责公司的管理和日常运维。

中国忠旺2020年的财报,全文共199页,刘忠田的名字就出现了一次,却至关重要,显示他牢牢的实控地位。

“挤牙膏”的生意

刘忠田的生意,看似陌生,却无处不在。

忠旺主要发力的是铝挤压业务,原理类似“挤牙膏”,对放在挤压筒内的铝坯料,施加外力,铝坯料产生定向塑性变形,从特定的模孔中挤出,获得所需断面形状、尺寸并具有一定力学性能的零件或半成品。

铝挤压件的应用范围很广,中国的高铁车辆,基本都是铝挤压材车体结构。

目前,忠旺拥有百余条铝挤压生产线,掌握生产超大截面产品的能力。

比如,“复兴号”列车一体化车钩面板、一体化底架边梁折弯等部件,国内只有少数企业能生产,忠旺是其中之一。

忠旺集团是“复兴号”整车车体铝型材的最主要供应商

刘忠田的工业铝客户,早期瞄准了火车货运、飞机、船舶、地铁轻轨等行业的大型运输客户、工业设备与机器生产商。

销售方式偏向直销,即销售及营销团队向多个终端用户市场的客户(例如铁路及建筑公司),直接销售及推广产品,并参与项目投标。

据招股书,忠旺采用的是“成本加成法”,即产品售价会根据加工费用加当时的铝锭市价而定,这样定价的好处,在于将铝锭等价格波动的风险转嫁给客户。

转型初期,刘忠田的挤压铝产品,毛利率近40%,是建筑铝的3倍。即便到2020年,毛利率仍然为34.2%,营收占比超过六成,构成利润的主要来源。

起家的铝挤压业务,顺应新基建的势头,生产5G基站建设、城际高速铁路等领域的高端铝产品。2020年,还生产出外接圆直径1米、长度60米的世界最大规格铝挤压材,弥补了国内的空白。

来源:官网

后来,刘忠田发展铝压延、深加工两块业务。

铝压延,主要采用熔铸、轧制或挤压、表面处理等多种工艺,生产铝板材、带材、箔材等产品,其应用场景,则有锂电池、5G通讯设备、半导体/芯片等,均是当下的热门领域。

靠着胆大心细,刘忠田带领一家东北草根民企,一步步做到全球第二大工业铝材商。

凭着过硬的技术和产品能力,忠旺相继拓展更多客户,例如新能源汽车方面,去年,忠旺成为宝马集团高端铝挤压产品的一级供应商,正式步入德系主机厂供应生态圈。

“现在很多新车一面世,都会在市场上强调,我哪里哪里用了什么铝,重量减轻了多少。比如那些高端车,奥迪A8、捷豹,从诞生开始,就是全铝车身。”路长青说。

产品前程似锦,过去十年,忠旺却做了很多费解的大额投资。

费解的十年

单从财务数据,忠旺一直非常挣钱,去年行情差一点,也赚了17.89亿。

为什么突然运营困难?

解答一个切口,就在天津忠旺。

2011年,刘忠田再造忠旺,在天津下了巨大赌注,启动总规划年产能300万吨的铝压延项目,约为公司原有铝挤压产能的3倍。

按照官方宣称,刘缔造的项目坐落在天津市武清区,光占地就是9000亩,他要建造的全新铝加工企业,号称迄今为止全球“在同一厂区兴建规模最大、产能最高、品种最全、现代化程度最高”。

中国忠旺于2011年10月发布公告称,未来三年,分期斥资购买总价约295亿港元的设备,用于生产铝压延产品。《天津日报》一份报道宣称,忠旺项目的总投资466亿元。

这一宏大项目,后来发生了两件匪夷所思的事情,脱离了常规。

1. 拖延多年。

预告称第一期项目年设计产能180万吨,会于2014年下半年逐步投产,2018年底达到300万吨的年产能。

结果,第一条生产线的厂房建设及设备安装,直到2015年才全部完成,于2017年才正式投产,比预期晚了3年;一期项目第二条生产线,在2019年才进行样品试生产。

2. 利用率很低。

2019-2020年,中国忠旺铝压延产品的销量,分别为45万吨、37.5万吨,对比180万顿的设计产能,产能利用率25%和20.8%,且该产品线的毛利率只有9.9%和18.8%。

刘忠田为天津项目投下巨额资金,截至2018年末,天津项目第一条产线的PP&E(物业、厂房及设备)和在建工程账面价值为174亿元。这么低的产能利用率和毛利率,肯定无法让他满意。

诡异的是,过去十年,高投入、低收益的项目,不只在天津。

2011年末,中国忠旺“物业、厂房及设备”的账面额,只有57.29亿,到了2020年末,飙涨到791.2亿,膨胀了大约13倍;公司营业收入,仅仅从103亿增加到204亿,只增长了1倍。

低效率的资本开支,慢慢耗尽了本充裕的现金和利润留存,负债高企。截至2020年底,单单天津忠旺,结欠的未偿还款项约为人民币81.6亿元。

截至2019年末,忠旺可自由支配的短期存款、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不计受限制存款),只有10.17亿,1-6月,增置物业、 厂房及设备成本,仍达到24.83亿,全年“添置”一项为51.96亿,以至于到年底,可支配的现金才4亿左右。

刘忠田固然已退出忠旺的高管团队,作为缔造者和实控人,坐视经理人团队这样的运营管理,无法解释。有投资者直接发声,质疑中国忠旺的财务报表的真实性。

忠旺的困难,早有端倪。

天津政府网站披露,有天津公司员工反映,2020年10月、11月工资未准时发放,“保险断缴、医保无法使用”。

一年后,中国忠旺官方承认,出现“重大亏损、运营困难”。

稀奇的是,刘忠田本人,最近在大洋彼岸身陷巨额逃税案。

根据美国司法部8月发布的文件,6家据称与刘有关联的南加州公司,因涉嫌逃避18亿美元关税被定罪,包括国际洗钱、电汇诈骗、向海关提交虚假及欺诈性文件等24项罪名。过去多年,他已受到美国多次逃税指控。

根据以上罪名,12月的量刑听证会上,刘或将面临465年刑期。

危机乍现,这位低调的亚洲铝王,可能不得不重新回到前台,现身料理麻烦。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中国忠旺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