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医疗 >> 120万一针,抗癌神药的真相

120万一针,抗癌神药的真相

韩璐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0-20
打一针癌症消失?操刀人亲述原委。

9月,一个普通的周五,上海瑞金医院血液科副主任医师许彭鹏在家休息,手机突然频繁响起,电话、短信、微信不断,患者纷纷询问:120万一针,能消灭癌细胞的治疗到底是什么?

医院领导也来电说,传言血液科120万治好了肿瘤,问他究竟怎么回事?医院总机一下子收到上百个咨询电话,问题无一例外:能不能来做CAR-T?

许彭鹏特地下载了抖音,发现“一针120万的抗癌神药”、“两个月癌细胞清零”等视频被高赞,一条视频的光点赞量就破了百万,事情在迅速发酵。

几天前,全国首例CAR-T治疗患者出院,就在瑞金医院血液科接受的治疗。

2019年,这位患者被确诊为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4期,预后评估为中高危,风险大易复发。今年初,患者做胃镜复查时,再次发现弥漫性大B细胞淋巴瘤,癌症复发。

6月下旬,复星凯特的CAR-T产品“奕凯达”(阿基仑赛注射液)获批上市,这款中国首个获批上市的CAR-T细胞治疗药品,其获批的适应症正符合,患者及其家属决定尝试CAR-T治疗。

治疗流程历时2个月,从6月30日启动,8月26日患者正式出院,成为全国第一个CAR-T治疗案例。

中国的癌症患者,迎来一种全新疗法,那么,真的打一针就灵?

“清零”的底细

奕凯达入华的历程,走了4年有余。

2017年10月,美国FDA批准了全球两款CAR-T 药物上市,一款为诺华制药的Kymriah,另一款即凯特制药的Yescarta,用于治疗成人复发或难治性非霍奇金淋巴瘤。

同年4月,复星医药与凯特制药合资成立复星凯特,引进Yescarta,从零开始做技术转移,递交申请再到临床,直到6月,中国版Yescarta获批上市。

自从CAR-T获批以来,因其满足了对部分肿瘤治疗(尤其B细胞恶性血液肿瘤治疗)的临床需求,医学界报以很大期待。

一项“ZUMA-1”注册Ⅱ期临床试验表明,参与的101位大B细胞淋巴瘤受试者——他们经一线或二线标准治疗无效或复发,仅一次性回输Yescarta,超过80%以上获得响应,超过1/3的患者持续完全缓解(即肿瘤代谢和影像呈阴性),受试者中位随访4年的总生存率为44%。

复星医药首席战略官、复星凯特董事长梅璟萍表示,就复发难治性淋巴瘤患者来说,一般中位数生存期本只有6个月;Yescarta自获批,已用于5000多例患者,从全球回访的数据来看,4年时间持续缓解的患者比率将近一半。

“这真的是生与死的差异!”梅璟萍说。

当国内首例患者出院,癌细胞“清零”的消息一出,患者及其家属,自然满是兴奋和热情。

“我们评估治疗效果,一般是影像学评估,从医学的专业角度,至少我不太敢直接说‘清零’。”许彭鹏很是严谨。

他解释说,淋巴瘤为全身性的系统性疾病,属于生长在淋巴的造血系统恶性肿瘤,一旦发病,肿瘤会随淋巴的管路,可能出现在全身各个部位;现在,只是PET-CT的影像判断,患者已无病灶,胃粘膜的情况也在明显好转。

而在一般人看来,癌症病灶消失,也实属“神奇”,这和CAR-T细胞治疗的机理有关。

T细胞正火速赶往战场

人类血液,由白细胞、红细胞和血小板组成,其中白细胞可帮助人体抵御外界的感染。而T细胞属于白细胞的一种,可及早识别、消灭人体内恶变的细胞,在肿瘤免疫中至关重要。

有的人之所以患癌,因为其T细胞功能往往不健全,不能识别或者消灭恶化的肿瘤细胞。

CAR-T治疗,就是想方设法改造T细胞,使之从冷漠无力的“旁观者”,变成杀伤肿瘤的“特种兵”。

T细胞(红)与肿瘤细胞(蓝)厮杀

复杂的一针

“打一针,120万”,这是关于CAR-T疗法,最抓眼球的点了。

奕凯达的治疗,确实仅需一次静脉输注,无需重复给药,然而,“一针”的描述夸张了一点,也过于简化。

“这一针不是普通的一针。”许彭鹏解释,CAR-T不同于常规注射的几毫升药水,而是一套复杂的治疗方式。

“68毫升的一袋液体,先从病人提取淋巴细胞,再到实验室生产,最后再输回患者体内,全过程经过了上百人的努力。” 许彭鹏说。

CAR-T利用了病毒机制,将能与肿瘤结合的一段基因序列,以病毒感染的方式释放到T细胞当中去,使它可杀伤肿瘤,之后在实验室,将这段修饰过的T细胞在体外扩增,达到一定数量后,再回输到患者体内。

治疗实践之所以难,难在“一定数量”的控制。

T细胞数量太少,不足以杀伤肿瘤,如果太多,可能形成强的毒副反应,如发烧、手抖等,甚至出现意识或者表达、定向力方面的障碍,要经过多次临床研究,一步一步确定最佳治疗剂量。

“刚开始做CAR-T临床试验,我们非常谨慎,经验都少,现在大家的经验越来越多,全国越来越多中心都能较好地应付相关的毒副反应。”许彭鹏告诉《21CBR》记者。

CAR-T制备流程涉及如下基本环节:

与传统药物相比,CAR-T属于完全订制化的治疗方式,原料即患者自体T细胞,一个患者,有一个单独的生产批次,“量身定制”,末线病人可能只有一次制备和治疗机会,成功率要求高。

从CAR-T细胞采完到制剂完成,一般需两周左右的时间。由于制剂来自患者自体的淋巴细胞,在临床上,CAR-T疗法也被称为“活的药品”。

患者在接受CAR-T治疗后,通常再住院一个月,经过PET-CT检查,达到了医学上“完全缓解”后才能出院。

120万,地板价

每批次的CAR-T制剂,要求严格的质量检测,需建立严谨的鉴别链和监管链。

“一个患者就是一条生产线,制备难度要求企业用最高的标准。”复星凯特CEO黄海告诉《21CBR》记者,复星凯特的工厂,员工数在160人左右,其中有71人是抓质量的,每一个患者的制剂生产,平均有7名工厂员工为之服务。

高标准、严要求、定制化,CAR-T的成本,就成了商业化路上的一道坎。

《21CBR》记者采访相关人士表示,加上检查费用、期间费用等,奕凯达一次完整CAR-T疗程,总花费在150万元左右。

一剂注射针剂,价值百万!昂贵是CAR-T的一大标签。

其实,美国FDA已批准了五款CAR-T疗法,包括之后的吉利德凯特Tecartus、百时美施贵宝的Breyanzi和Abecma,其定价区间在37.3万-47.5万美元之间,单次治疗费用折合人民币,均超过240万元,高的在300万元以上。

奕凯达后,国内药明巨诺的CAR-T产品“瑞基仑赛注射液”也已获批,有消息称,国内第二款CAR-T产品的定价,会略高于奕凯达。

奕凯达定价一针120万,实则是最便宜的CAR-T治疗药物,大体相当于全球同类产品的一半。

“奕凯达的生产技术和材料都从国外进口,标准与国际一致;成本上,我们也在努力,尽可能提高可及性。”黄海表示,作为1对1的个人定制产品,CAR-T的定价受限于高昂的研发、品控和生产成本。

然而,高价也有其他的对比视角。

“如果一次性输注,能够治愈,总体的治疗费用是有科学依据在的。”黄海认为,一般治癌用药,单次用药花费固然低,可用一次药一次疗程,连续多个疗程,整体费用也不低。

复星凯特希望,通过患者援助计划和创新支付模式,减低患者成本,也在尝试自主研发新工艺,提高未来产品的可及性。

据悉,奕凯达已纳入商保产品,部分可100%全额赔付,也进入长沙惠民保、苏惠保的保障范畴。

在长沙,惠民保最高报销50万元;在苏州,普通参保人员可报销70%的治疗费用。

不只是淋巴瘤

从作用机理上,CAR-T疗法有机会应用于很多癌症。

现在,奕凯达的场景非常局限,只能用于复发难治的大B细胞淋巴瘤患者,后者为最常见的成人非霍奇金淋巴瘤(Non-Hodgkin’s Lymphoma,简称NHL)。

2018年,中国新发NHL病人88090例,60%-70%的初患者,能以一线标准的化疗或者靶向方法施治,且大部分药物已经进入医保,负担相对可控;复发难治、可考虑CAR-T治疗的,一年预估只有1万名患者。

CAR-T就获批适应症市场空间测算 来源:流行病学统计资料、长城证券研究所

“我们会看患者的病史,判断是不是复发难治,也要根据患者的疾病情况,判断适不适合使用CAR-T方案。” 许彭鹏表示。

比如,有些病人的肿块特别大,一旦肿瘤溶解,可能发生肾功能衰竭等并发症;淋巴瘤可遍布绝大多数人体部位,包括脑、心脏、肺、胃肠道等,一些位置特殊的肿瘤,CAR-T治疗会引发风险。

奕凯达在中国上市仅三个月,瑞金医院是第一家将CAR-T商业化落地的医院,许所在的血液科,2017年就开始做相关的临床试验。如今,有10例以上患者,正在或者已接受CAR-T治疗。

黄海透露,在年底前,复星凯特计划,奕凯达进入全国70家省级最大综合医院的血液科和淋巴瘤科,当前初步完成了50家,包括上海中山医院、上海肿瘤医院等。

CAR-T将迎来更多治愈的患者。

“奕凯达的第二个适应症惰性淋巴瘤已获临床批件,针对其他血液瘤的产品,也已启动技术转移。”梅璟萍表示,从血液瘤开始,复星凯特正尝试拓展适应症,向胰腺癌、肝癌等实体瘤领域拓展。

据悉,国内首例缓解患者出院后,11月底会回到医院再做一次检查,以定期评估疗效。

“如果出院三个月后,患者还是完全缓解状态,大概率可长期持续缓解。” 许彭鹏告诉《21CBR》记者,包括血液科在内,瑞金医院很多科室的门诊处,仍在不断收到关于CAR-T的各种询问。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抗癌神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