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学而思归零,张邦鑫再创业

学而思归零,张邦鑫再创业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15
教培已死,好未来可活!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11月的第二个周末,好未来发布公告,正式告别K9学科类业务。

“中国内地义务教育阶段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服务,将于2021年12月31日截止。”官方公告说。

李妍是广州一位家长,在当天收到学而思的公开信。

她的孩子已在学而思网校上了2年小学英语科目,老师在沟通中透露,学科类培训后续会由获得国家审批公示的非营利机构来承接。

“具体的安排还没出来,他们也在等待最新通知”。李妍说。

就好未来而言,它放弃了支柱性业务。

其最近的披露为2021财年Q4(2020.12-2021.2),3个月收入为13.63亿美金,核心业务为学而思培优、学而思网校以及主打1对1的学而思·爱智康,分别占比53%、32%、6%,三者均落在K9学科类业务,相加后,占比在91%。

好未来2021财年营收为45亿美金(约合280亿人民币),即便其余均无涉学科类,其规模一下子萎缩到1/10,只大体相当于2014年的规模,同时要耗费巨额财力处于减员、退租等事宜。

“告别K9学科类业务后,2-18岁的人群依然是我们主要服务的用户。”好未来创始人张邦鑫在内部信中,指出三大战略方向:素质教育、输出科技能力,以及推进海外业务。

张邦鑫留守教育,带队走上二次创业的道路,那么,他都有哪些牌呢?

“素质”突围

目前可见,素质教育或是好未来突围最便捷的方向。

6月24日,好未来旗下少儿英语品牌“励步英语”,官宣更名为“励步”,升级扩科素质教育,推出戏剧、口才、美育等一系列相关产品,以及线下的学习空间励步儿童成长中心。

来源:励步官网

这一时间节点,恰好是“双减”文件落地的1个月前。

李妍告诉《21CBR》记者,自从政策有了变化,学而思App中,有关素养课的推广宣传明显变多了。

在内部信中,张邦鑫提到,业务重心从原来“学习改变命运”的学科培训,转变为培养孩子“受益一生的能力”的素质培养。

展开素质教育的探索,张邦鑫提到两条路径:第一,开展人文美育、科学益智、编程等科目;第二,探索音乐、体育、美术等品类。

好未来已布局多条素质教育的业务线。

励步面向3-12岁儿童群体,得益于励步英语时期的前期积累,截至目前,其已在全国近80个城市,开设近200家励步儿童成长中心,累计服务学员逾百万人次。

官网介绍,其主要布局五个素养产品大类,即戏剧、美育、益智、口才和读物。

来源:励步官网

另一素质教育品牌是“学而思素养中心”。

该业务今年9月发布,为学而思培优旗下,在授课形式上,与励步一样是小班教学,内容上,有重叠也有区分,主打“科学益智、人文素养”两大方向,设置了编程、科学实验等课程,覆盖的年龄段为3-16岁。

《21CBR》记者发现,近日,多个认证为“学而思素养中心”的官微,均宣布学而思素养小班课会在寒假线下启动。

值得一提的是,好未来2012年起即投资素质教育领域。

有媒体统计,9年间,其累计发起素质教育领域投资事件49起,覆盖被投教育项目37个,偏爱早幼教、STEAM 教育赛道,代表性标的有凯叔讲故事、赫石少儿体能、亲宝宝、河小象等。

就部分细分赛道而言,不排除好未来与这些标的深度合作甚至并购的可能。

据悉,现任学而思网校负责人刘庆逊,领导学而思网校素质课程业务,同时负责集团在终身学习方面新业务的探索。

转战海外

实现科技赋能,是好未来接下来的另一重点。

张邦鑫学理科出身,相当看重技术对行业的变革。2018年,他即重新定义公司,要成为一家以智慧教育和开放平台为主体的科技教育公司。

背靠一年超10亿的科研投入,好未来在AI、直播、大数据、教育内容等方面,均在行业处于领先。

在内部信中,张邦鑫表示,科技一定会给教育行业带来革命性变化,极大提高人们的学习效率,改善学习效果,“如果真正做到了,既给学生减负,也是给家长减负。”

早在几年前,针对第三方机构和全日制学校,好未来就启动智慧教育与科技服务业务,成立AI Lab、脑科学实验室等科技平台,向全行业教师开放教研云系统等方式,探索To B、To G市场。

现任集团CTO田密,将负责集团技术服务业务,该业务向国内外第三方培训机构、全日制学校、以及其他教育机构提供端到端的教育服务解决方案。

不过,相关业务的拓展,过去一直较缓慢。

有报道称,to B、to G两大创新事业部,2019年的营收在2亿元左右,2020年两个事业部进行合并。在“双减”背景下,技术赋能或缺乏大规模商业变现的基础,需要时间。

相对来说,海外中小学学科培训更有机会。

数年前,好未来开始国际化征程,多地建有海外分校。2019年,在美国硅谷成立Think Academy,首先开放小学数学课程,于去年进驻英国、新加坡。

Think Academy官网及官微信息显示,其提供数学与中文课程,并有试听课,师资来自世界顶尖高校,多数有竞赛获奖经历。

Think Academy官网显示提供数学、中文课程以及试听课

以学而思最擅长的数学科目为例,划分为长期课程和短期课程,长期课程又分为校内基础体系和拔高竞赛体系。

简单说,基本可视同为学而思培优的“海外版”。

认证为“Think Academy硅谷分校”的官微显示,2020年10月,硅谷分校的春季班已开始招生,Think Academy研发了全美唯一的小初衔接课程,面向五年级学生。

硅谷家长张萌,家有两娃,分别在上硅谷学而思四年级和三年级的课,每周三次,每次2小时。

她告诉《21CBR》介绍,Think Academy在硅谷很红火,身边给娃报班的非常多,“这边没有升学这回事,家里的孩子爱好数学,而我没时间辅导,孩子们上课很开心。”

“集团会在未来五至十年乃至更长的时间尺度,持续地建立起海外的商业模式、品牌认知和运营能力。”张邦鑫表示,“以极大的耐心”推进海外业务。

就路径而言,Think Academy的模型是好未来所熟悉的,一旦市场得到验证,有机会相对快速的上量。

平稳去产能

就眼前而言,好未来首先要去产能。

截至2021年2月,好未来的教学网络达到110个城市,总共1098个学习中心。这些学习中心中,学而思培优和国际教育中心有879个,学而思·爱智康有137个。

一旦停止国内K9学科类业务后,其中多数都无法延续。

这同时会牵涉大量员工的转岗、剥离和减员。截至2021年底,其全职雇员数为70914名,缩减过程中势必将要支付巨额费用。

好在张邦鑫依然拥有可观的财力。

好未来教育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邦鑫

截至2021年2月底,好未来的现金、现金等价物和短期投资,合计余额为59.38亿美元,约合378亿人民币;净资产则为52亿美金,约为330亿人民币。

在负债项,好未来的最大两项分别为“公司债券”和“递延收入”,分别为23亿、14.17亿美元,其中,递延收入主要来源于预收学费,仍有一部分可以服务消化。

相对强健的资产负债表,可帮助好未来度过眼前的危局,并为二次创业赢得时间。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观察到,好未来宣布将保质保量完成用户已报名的此类课程服务,他认为,这预示其转型、退出,将会比较平稳。

“至于能否转型成功,要看接下来在市场中的表现了。”熊告诉《21CBR》记者。

他同时告诫说,转向非学科培训,也需要谨慎,因为这一领域本来存在供给,如过于扩大非学科类培训市场,刺激家长的焦虑,那么,仍可能引发对非学科类培训的监管措施。

“继续做教育培训,必须坚持做教育。只要站在为受教者提供差异化教育选择的角度,还是可以有所作为。”熊丙奇说。

从一间不到20平的办公室起步,业务遍布国内外、服务千万学生,好未来用了18年;核心业务归零,只有6个月。

“我可能比多数人都有危机感。”张邦鑫自述过,父母都是农民,没有社保,从小到大看到身边很多人欠债治病,甚至没治好人就走了。

如今,这位41周岁的创始人,要处理的就是一场罕见的危机。

在公开信的结尾,张邦鑫用了一句诗作总结——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我们无所依靠,唯有努力向前。”

(应受访人要求,文中李妍、张萌为化名)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好未来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