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大公司 >> 抢注?争夺?中日“无印良品”大战20年

抢注?争夺?中日“无印良品”大战20年

诸未静, 祝东秀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2021-11-16
通过最大程度挖掘商标价值的方式,是否更能有效的解决商标侵权。

1-5f0d1c65ee127

旷日持久的中国“无印良品”与日本“无印良品”纠纷又有新进展。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11月4日公布的判决书显示,北京棉田纺织品有限公司(即中国无印良品母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棉田”)起诉株式会社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即日本无印良品公司)商业诋毁纠纷一审获赔40万元。

一时之间,两家“无印良品”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不正当竞争纠纷再次被拉回大众视野。

记者就此案联系了两方公司。北京棉田总经理办公室和日本无印良品公关部均强调,目前双方的商业诋毁纠纷还未进行二审,所以不便做评论。

21记者注意到,“无印良品”商标这样的类似案例正频繁上演。美国球星与中国体育公司乔丹的商标侵权历经8年,以后者改名告终。运动品牌新百伦与纽百伦关于“N”字母标识的争议也是纠葛多年,长达6年的维权案件最终以新百伦胜诉落下帷幕。

商标是企业信誉的载体,且商标具有地域性特征,所以当企业扩展至国际市场前,应如何针对目标市场提前做好相应的商标布局?

北京棉田是否存在抢注?

一切的争议,来源于第24类国际分类(织物及其替代品;家庭日用纺织品;纺织品或塑料制帘)的“无印良品”商标权。

2000年,“无印良品”第24类商标被北京棉田的子公司海南南华实业贸易公司(以下简称“南华公司”)申请注册,随后在2004年7月21日,该商标经核准转让给了北京棉田公司,这就是中国“无印良品”的品牌商标来源。

在北京棉田注册成功之前的1999年,日本株式会社良品计画已在中国大陆地区申请注册“无印良品MUJI”等商标,指定使用商品或服务包括第16、20、21、35、41 类。不过,其中并未涉及24类商品。直到2005年,日本无印良品在上海开设第一家门店,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才正式成立。

“可能第24类核定商品当时并不是日本无印良品的主要经营范围。”浙江泽大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杭州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专业委员会副主任乔万里分析,当时的商标布局与商业计划有关,“在90年代能在多个类别申请商标,产权意识已经很强了。”

2001年4月,日本无印良品对棉田公司的对棉田公司第1561046号商标,也就是2000年申请的第一个无印良品商标提出异议申请。

2004年1月,商标局裁定棉田公司该商标予以核准注册。后续日本无印良品仍对此提出过多次复审申请,各级法院均维持认定北京棉田公司对该商标的核准注册。

双方诉讼一直持续到2012年,最高人民法院作出终审判决认定日本无印良品提供的证据只能证明2000年4月6日之前其“無印良品”商标在日本、中国香港地区等地宣传使用的情况以及在这些地区的知名度情况,并不能证明其“無印良品”商标在中国大陆境内实际使用在第24类毛巾等商品上,并具有一定影响的事实,故判决维持二审判决。

关于棉田公司“无印良品”商标的由来,当下众说纷纭。除了和日本已有的品牌无印良品一模一样之外,“无印良品”一词并不符合汉语的表达习惯也是棉田公司饱受诟病的重要原因。乔万里认为,“这个词不是一个固有词汇,而是臆造性的词汇,所以南华公司当年申请这四个字很难说是巧合。”

对此,棉田公司予以否认,其总经理办公室工作人员向21记者解释称,当年日本无印良品并没有在中国开设分公司,也并未在中国市场进行商业宣传和商标注册,中国人并不知道有“无印良品”这个品牌。

“当年有个亚洲很火的乐队组合叫‘无印良品’,我们是受到这个名字的启发。”该工作人员解释,加之当时棉田公司生产了一种天然无印染的毛巾,才将该款毛巾命名为“无印良品”。时任纺织工业部相关领导到棉田公司视察,对此很感兴趣,并建议棉田公司可以去注册商标、申请专利。

“最开始‘无印良品’只是这款毛巾的名字,后来才有了这个商标。”北京棉田强调。

大战从司法到经营

21记者梳理发现,即使棉田公司和日本无印良品的商标归属纠纷已经清晰,但是由此带来的问题和影响并没有彻底消除。

2015年4月,因认为日本无印良品在毛毯、床罩、床褥、枕套等商品上使用“无印良品”构成商标侵权,棉田公司和北京无印良品公司作为共同原告,将良品计画、无印良品(上海)商业有限公司诉至北京知识产权法院,要求日本无印良品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消除影响等法律责任。2019年,北京法院判处日本无印良品侵权事实成立,并要求日本无印良品刊登声明以消除影响。

同年11月10日,日本无印良品公司的天猫“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及线下实体门店发布声明,称在布、毛巾、床罩等商标类别上,被其他公司“抢注”了“无印良品”商标。对此,棉田公司认为日本无印良品的声明意有所指,以日本无印良品传播谣言,给公司造成了损失构成商业诋毁为由,再次将日本无印良品起诉至法院。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律师夏海龙对此分析,棉田公司仅拥有“无印良品”在第24类商品的商标权,而日本无印良品则在其他多类商品中拥有“无印良品”的商标权,“由于名称一样,两家公司除了司法上经常碰撞,在日常的经营中也颇受影响。”

不过21记者注意到,目前日本无印良品的商业版图已经扩展到第24类核定商品上。中国商标网信息显示,截至2021年11月12日,68个24类国际分类的无印良品商标,已有9个是由日本无印良品公司注册。日本公司可以在部分材质窗帘、寿衣商品上使用无印良品商标。而北京棉田在24类上的商品服务包含棉织品、毛巾、浴巾、枕套、被罩、印花丝织品、印花棉布、家用亚麻布、丝绸(布料)、鸭绒被、毛毯、丝毯等大部分24类商品。

微信图片_20211116170539

有意思的是,21记者在电商平台搜索“无印良品”关键词的店铺时,会出现“无印良品MUJI官方旗舰店”和“无印良品”旗舰店,前者为日本无印良品所有,后者为北京棉田所有。

是商标争夺战,也是品牌保卫战

中日两家公司围绕“无印良品”展开的司法战和舆论战并非孤例。不管是外国企业进入中国,还是中国企业寻求海外发展,因为没有提前在目标市场做商标布局而“吃亏”的案例比比皆是。

2003年以来,联想花费巨资更换其英文名“Legend”为“lenovo”,只因联想在开始全球化发展步伐之时,才发现其英文名“Legend”早已在全球被多家公司注册过商标,遍及娱乐、汽车等行业,联想最终只得无奈改名。2012年,苹果公司和深圳唯冠科技达成和解,苹果公司花6000万美元购买“iPad”商标。

2012年,球星迈克尔·杰弗里·乔丹状告中国乔丹商标侵权,沸沸扬扬的“乔丹”商标纠纷案持续8年,最终最高人民法院判处中国乔丹败诉,并撤销其使用的第25类服装鞋帽袜等商品上的6020578号“乔丹+图形”商标。2021年1月12日,中国乔丹改名为中乔体育股份有限公司。

这场旷日持久的商标纠纷案,将中国乔丹的商业布局彻底打乱,公司不仅输了官司,还错过了IPO上市机会,IPO上市计划搁浅。与此同时,在中国乔丹深陷商标纠纷泥潭期间,贵人鸟已成为A股“体育用品第一股”,而李宁、安踏体育、361度、特步国际均在港股上市。

无数案例证明,企业在进行商业布局时,商标权是不得不考虑的问题之一,企业如果有拓展海外市场的需求,其面临的商业环境和司法环境更为复杂。 

夏海龙认为,单纯从商标保护的角度看,并不存在万无一失的商标布局策略, “出海企业只有在自己能力边界之内明确差异化、专业化的产品或服务,才有可能做好长远的商标布局,也是应对纠纷的根本之策。”

乔万里也指出商标注册并不是越多越好、越全越好。申请商标首先要以实际使用为准,如果注册商标却不使用,后续即使被抢注也很难维权;其次,跨类保护可以通过驰名商标保护提出异议,“申请大量商标的维护成本也比较高,而且可能会构成囤积商标的违法行为。”

夏海龙观察发现,在某些领域,商标的侵权、反侵权甚至已呈现出长期化、产业化的趋势。因此对商标权利人来说,除了从法律层面积极应对商标侵权之外,更应该从经济和商业经营的角度反思,通过最大程度挖掘商标价值的方式,是否更能有效的解决商标侵权。


相关标签: 无印良品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