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快公司 >> 三个月融两轮,这家公司掘金千亿虚拟人市场

三个月融两轮,这家公司掘金千亿虚拟人市场

杨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16
行业是技术服务于产品,产品应用于场景。

“融的这些资金,也是为行业的不确定性做好准备,谁知道哪一天(大家)突然觉得这事儿又不靠谱了呢。”

对于三个月内完成两轮近千万美金融资,以及即将官宣的新一轮融资,“虚拟人”生态公司次世文化(下称“次世”)创始人陈燕,表现得颇为冷静,想到的是上一轮VR行业低谷期。

2018年,次世进入虚拟人领域。在接受《21CBR》记者专访时,陈燕回忆称,当时资本市场不太理解虚拟人行业,融资并不容易。

过去几年,次世在虚拟人赛道推出多款产品,包括为迪丽热巴、黄子韬等明星做虚拟形象,推出超写实虚拟人IP翎、南梦夏、Ask等,以及为花西子、伊利等品牌开发数字IP形象。

陈燕称,公司虚拟人1.0阶段产品已经成熟,目前年营收达到数千万,实现盈亏自负。下一个阶段,团队将打造一个虚拟人的中台产品,将用户的虚拟人身份融入到音乐平台、游戏等更多线上场景中。

虚拟人赛道正快速增长。据艾媒咨询数据,2020年中国虚拟偶像核心市场规模为34.6亿元,预计2021年将达到62.2亿元,虚拟偶像带动周边市场规模预计达到1074.9亿。

陈燕更为乐观,他认为虚拟人将是个千亿美金的市场,次世有机会成为该赛道的头部公司。

以下为陈燕的自述。

01

聚焦细分市场IP

我之前在娱乐行业有十几年的工作经验,开始是音乐制作人,之后去光线做了4年艺统和大型项目活动负责人,再后来到广告公司,服务英菲尼迪、奥迪等品牌。我非常明确自己产品的服务人群。

从2018年进入赛道,我们就在梳理行业的生产和供需关系。本质上,虚拟人赛道是技术服务于产品,产品最终应用于场景。

很多技术公司做虚拟人,缺乏产品化能力,更不知道在什么场景里使用它,仓促下场做了模型。于是,互联网上存在着非常多虚拟人的“尸体”,可能微博更新两三条后,就停在那里了。

次世做所有IP产品都从精准场景切入,倒推产品需求,选择最优的技术解决方案。

虚拟人不只要与虚拟人竞争,和真人相比也不差的IP,才是有价值的。IP一年的运营规划,保证至少一个季度一次大事件;一年内包括内部成本和外部运营成本的预算,我们会按季度复盘是否达标。

在制作虚拟人IP过程中,次世有自成一套的体系化工作流程——IP一年的运营规划保证至少一个季度一次大事件。一个IP一年内的预算,包括内部成本和外部运营成本,我们会按季度复盘是否达标。

次世是少有能靠虚拟人盈利,并且是正向现金流的公司。

以旗下的超写实虚拟人“翎”为例,团队观察到全球已有很多类似的数字网红,包括美国的Lil Miquela、日本的Imma,在当地市场获得了非常好的流量,也有很多商业合作落地变现。国内市场则缺少代表国风的虚拟人产品。

因为之前从事娱乐及广告相关领域,很多相熟的品牌方联系我,让我推荐受众在16岁到30岁之间、有文化传承属性的idol(偶像)。

可选择范围很小。一些我们很尊重的老师前辈,年轻人的认知度不太够;年轻中国风歌手,在传承传统文化方面,受经验及年龄的限制。

文化自信不断提升,国潮消费持续火热,次世用超写实虚拟人填补IP空白。

翎是“顶戴花翎”的翎,它的内容背景、形象设计,跟非遗项目等传统中国文化深度融合。

这个IP完全按照产品化逻辑,首发时跟媒体《Vogue Me》合作,非常多自媒体大号自发宣传,首次亮相传播势能强劲。今年二季度,翎登上央视打造的国风选秀综艺。

翎是实现虚拟人商业破圈的标杆案例,与天猫奢品、奈雪等品牌均达成代言等深度合作。

02

智能化虚拟人

目前,行业还处在虚拟人赛道早期阶段,遍地丛生的各种虚拟人,出现在大家视野里面,比如在抖音、快手、B站等平台,应用场景并没有那么丰富。

其实,市面上根本不需要那么多虚拟人。

大众对虚拟人的认同度不高,用户只因猎奇心态关注最头部的IP,被动接受虚拟人的存在。而流量只会流向头部,很难在细分领域复制第二个。

未来,人与虚拟人的关系是什么?我认为大家对虚拟人有很多更深层次的需求。

次世之前去团建,我与大家沟通时发现,几乎每个人对虚拟人都有需求——有的想为失去的亲人留下存在的痕迹;有的被生活、事业压力所困,期望在虚拟世界中打造一个理想中的自己。

次世想做的不是几个虚拟人IP,而是让虚拟人建立起和真实人类的联系。

次世与小冰联合发布的“AI MERROR”产品,是虚拟人智能化、场景化的代表。它被称为“中国首个AI人类观察者”,以访谈者的身份跟人类对话。在健身、心理健康、教育、演唱会等各个领域,次世都在布局。

“AI MERROR”等产品将行业推到虚拟人2.0阶段,将当下虚拟人To B变现逻辑向To C转变。产品的底层逻辑是让虚拟与现实串联起来,让C端用户觉得虚拟人跟我有关系。

年底,次世将发布新的项目企划,让用户生成自己的虚拟形象,并将其应用到不同的场景中。

仅靠几个IP,很难形成用户使用虚拟人的习惯,必须让更多玩家参与进来。上一轮融资,之所以选择网易等作为战略投资人,是想通过大量B端场景合作伙伴,教育C端用户实现虚拟身份认知。

当用户使用唯一虚拟人进入千千万万的场景中,会在平台上形成庞大的数字资产,我们可以在中台建立新规则,打造虚拟生态。

03

掘金千亿市场

2018年做明星虚拟形象时,国内没有形成风口。对市场的判断,以及公司基因能做什么样的事情,靠团队的清晰定位。

以用户群为例,次世想创建的是中国最潮、最时尚的虚拟人研发中心,仅覆盖一二线城市的16-40岁偏年轻客户群。他们对娱乐、审美有要求,同时有消费力和话语权,有可能成为KOL引领虚拟人潮流。

团队不碰不擅长的事情,比如小冰的AI技术能力,并非其他公司一朝一夕就能具备。认清自己的能力范围,让次世团队的步伐更加稳健。

我们与合作的技术公司能力互补。在跟小冰高管沟通中,挖掘他们创造未来边界的真实诉求,通过合作,把技术落到合适的应用场景中。

疫情让线下活动受限,加速了全球数字内容生产。大家需要一个更多维的空间,去创造人的连接、产品的连接。资本也在推动“元宇宙”新概念,行业一片大热。

类比VR行业热度的逐渐褪去,我觉得当下元宇宙风口可能会过去,次世要有所准备。虚拟人一定是元宇宙当中,重要的底层构成之一。

我们很谨慎,融资也是在为赛道的不确定性做准备。希望投资方除了资金以外,还能带来支撑我们走更远的一些战略资源,比如与投资方网易,双方将在业务上会有进一步合作。

如果能实现产品构想,我认为次世面对的将是一个千亿美金市场,现在的规则都将被颠覆。这不是一家公司能完成的,很多公司扮演不同的角色,次世将是其中的重要玩家。

题图来源:受访者供图


(编辑:夏崇)
相关标签: 次世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