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资本论 >> 9000多万的逃税罚单,掀起直播暴利的一角

9000多万的逃税罚单,掀起直播暴利的一角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22
预计年底会有一波补税潮。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网络带货主播,又惹出事了。

11月22日,官方通报称,网络主播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因偷逃税款,将被依法追缴税款、加收滞纳金,并处偷税金额1倍罚款,分别计6555.31万元和2767.25万元。

前期,浙江杭州税务部门通过税收大数据分析,发现朱、林二人涉嫌偷逃税款,依法依规对其立案,并开展全面深入税务稽查。

几天前,头部主播李佳琦、薇娅与欧莱雅的“最低价”之争,尚未平息,此次两位网红主播偷逃税,合计被罚超9000万元,再次关系到直播带货的暴利。

事件背后,三个关键问题待解:

· 逾9000万的罚款,两人在圈里是什么咖位?

· 都说网络主播带货暴利,究竟有多赚钱?

· 网红主播补税潮,真的来了?

直播带货第二梯队

不熟悉网络主播的人,可能只听过薇娅、李佳琦。其实,粉丝基数大的带货达人,还大有人在。

直播电商行业人士李锐告诉《21CBR》,若把两人视为第一梯队,朱宸慧、林珊珊能排第二梯队。

朱宸慧是入局偏晚、发力更猛的一个。

她的微博认证为杭州宸帆电子商务公司董事长,微博粉丝数高达1506万,淘宝直播粉丝超3000万,早年创业开淘宝店,一夜成名的标签,为王思聪前任女友。

现在,名声更大的角色是主播雪梨。

2019年入场直播,她比李佳琦、薇娅都晚上几年,从网红转型带货却相当成功,只用了两年时间,跻身淘宝头部主播行列。

今年双11首场预售直播,李佳琦销售额达106.53亿元,薇娅82.52亿元,雪梨以9.3亿元排在第三。

她本是淘宝制衡超级头部、极力扶持的“第三名”,其直播间主打品类,是高客单价的手机、医美和珠宝,尤其一哥、一姐不做的医美品类,是其带货重点。据称,她带货的医美产品,大多来自天猫医美。

今年8月的粉丝节脱口秀上,雪梨直言,不甘做第三名,“以后没拿到第一名,大家都不要来夸我。”

天眼查显示,雪梨名下共16家关联公司,有10家处于存续状态,其中,北海宸汐营销策划中心、北海瑞宸营销策划中心等为个人独资企业。

此外,她个人直接持有宸帆电商14.94%的股份,以其他两家公司合计持股55.49%。宸帆电商已获得3轮融资,最近一轮融资在今年4月,为千万级美元。

另一位主播林珊珊,隶属于宸帆电商,为雪梨旗下头部网红,微博粉丝超950万,淘宝直播粉丝超1000万,影响力亦不低,她还办过一场个人的大型粉丝见面会。

她也拥有北海灵珊营销策划中心、北海珊妮营销策划中心等多家个人独资企业。

这些公司,有的成为其偷逃税款的通道。

“赚钱速度你想象不到”

两位网络主播被罚逾9000万,外界不约而同,将焦点对准了一个问题:带货主播到底有多能挣?

4年前,李锐入行直播电商,他最大感受是,“主播的赚钱速度,一般人根本想象不到。”

普通打工人计月薪,主播则是按小时、按分钟来算钱的。

李锐告诉《21CBR》记者,大牌点的主播,月收入至少几百万到千万级别,中部和偏下的,也能拿到大几十万到上百万左右的水平。

那么,薇娅、李佳琦这种TOP级,年收入能上10亿?

“可能比你想得多!”李锐回答说。

他介绍,直播带货都是轻资产模式,利润率极高,主播们通常会收“坑位费+佣金”。

通常,占据某个直播时间段的费用,就要3-5万元,佣金则是销售提成,因商家需求和商品类型不同而有较大差异。

“比如,国产美妆通常会给得多一点,基本30%-50%的提成。”李锐说,他接触过一个在线教育产品,销售提成是100%,“卖款9.9元的课,钱都给主播,只要引流”。

有的公司还提供“附加产品”,输出统一解决方案。

比如,雪梨、李珊珊所在的宸帆执行品牌全案,红人先在微博、小红书等平台种草、推广,再在直播间完成转化,还有售后追踪、提高用户复购的服务。李锐透露,这类全案服务,通常报价在20-50万左右。

雪梨直播画面

李锐向《21CBR》记者算了一笔账:

一个主播一个月能带货5000万元,按20%的佣金来算,即使不收坑位费,一年营收也能破亿。而能达到每月5000万带货水平的大V,基本都有3-5万元坑位费。

“一般播一个产品是5分钟,很多主播一播,就是4-8个小时。”

“你说这些东西成本能有多少,大家心里有数。”李锐感叹,行业早就有点畸形了,慢慢地,大家开始恶性竞争,做同一个类型产品的两个品牌,比拼着出价,可选择的主播并不多。

“一开始,很多主播是不收坑位费的,慢慢数据起来了,大家开始竞争,主播也尝到了甜头。商家会有怨言,但有什么办法呢?”

严查!期限是年底

据杭州市税务局稽查局介绍,朱宸慧(雪梨)、林珊珊在2019年至2020年期间,设立多家个人独资企业,虚构业务,将个人工资薪金和劳务报酬所得转换为个人独资企业的经营所得,偷逃个人所得税,属于税收征管法规定的偷税行为。

一品牌直播部门工作人员向《21CBR》记者透露,挣钱更快的大主播都有避税手段,中腰部及以下段位的网络主播通常没有,“我们公司之前有一位兼职主播,打款的时候,每次都要求分三个账号,她爸的、她妈的还有她自己的,就是为了避税。”

北京明税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武礼斌向《21CBR》记者表示,明星、网红主播的避税手段,底层逻辑,都是利用了“核定征收”的套路。

何为核定征收?

核定征收主要指,由于纳税人会计账簿不健全,资料残缺难以查账,或者计税依据明显偏低等其他原因,导致难以确定纳税人应纳税额时,由税务机关依法采用合理的方法,依照税法规定的税率征收税款。

这种方式在个人所得税上应用较广泛。

工资薪金、劳动报酬等个税最高边际税率为45%,为规避过高的个税,明星、主播会通过设立工作室形式,适用最高35%的个税税率,再利用核定征收实现更低税负。

“比如,你收入100块钱,如果核定你的利润是10%,90块钱认定为成本,只按10块钱来计征交税。”武礼斌告诉《21CBR》记者,核定征收本质上并非优惠政策,但是,很多地方为招商引资,核定的应税所得率可能只有5%、10%,变相成为一种优惠。

就顶流主播而言,这一通道干系重大。

如果一个主播年入1个亿,大部分收入,要按45%的最高税率计征个税,超过4000万,设立工作室、核定征收等避税手法,如果最终税率为5%,只要缴纳500万元。

武礼斌表示,自2018年范冰冰逃税事件后,国家发文,不允许主播、艺人这种高收入人群采用这种核定征收方式,在实践中,依然还有人在用。

对偷逃税行为的打击,今年力度明显加大。9月,税务总局专门发文,要求进一步加强文娱领域从业人员税收管理。

此次,两位网红主播的偷逃税事件,也在立案检查阶段就对外披露进展。

武礼斌表示,官方已要求文娱行业包括网络主播、影视明星等在内,在今年年底之前自查自纠、申报纳税,预计会有一波补税潮出现。

(文中李锐为化名,本刊记者杨松对本文亦有贡献)


(编辑:陈晓平)
相关标签: 直播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