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地产 >> 200亿理财延期,阳光城艰难自救

200亿理财延期,阳光城艰难自救

钟黛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24
就兑付方案,有投资人持保留态度。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阳光城的债券展期传来好消息,但其内部理财产品的兑付目前仍待解。

涉房融资收紧,发行理财产品成为房企间流行的游戏。从恒大、佳兆业再到阳光城,房企发行的理财产品,收益率普遍偏高,一度成为房企员工的理财途径之一。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房企陷入债务风暴后,数万个家庭的财富被卷入其中。

“阳光金服通过线上及线下平台销售的理财产品,未兑付余额约200亿元,涉及人数约1万人,其中员工约3千人。”《21CBR》获得的内部会议纪要显示。

理财延期兑付

上海杨浦,阳光控股总部大厦,不时有员工和投资者来到大厦楼下。

11月初,阳光金服旗下华冕财富的理财产品,传出要延期兑付。此后两周,阳光金服分布全国的上百位分总、副总、事业部总齐聚阳光控股总部,商讨兑付方案。

阳光控股体系内员工刘平对《21CBR》表示,“在本人就职期间,公司以线上视频直播、邮件宣传等多种的形式,鼓励员工、已离职员工、员工家属及朋友购买公司的网络理财产品,承诺年化收益在8%-10%之间,并用阳光城各个项目公司的应收账款作为担保,保本保息。”

“10月中旬,公司仍在向员工及社会投资者大量发行理财产品。”刘平称,自己购买了多个理财产品,未兑付本金近400万。

袁华自阳光城离职近三年,离职后,可继续使用员工身份购买理财产品,现有将近300万元本金未兑付。

“之前理财产品仅限员工购买,非员工购买需要员工代持,2019年华冕财富推出了‘友享’,员工的亲友可以购买。”袁华说。

“200亿的未兑付本金里,大致有一半投给了阳光城的房产项目,剩下的供阳光控股拆借资金使用。”刘平告诉记者。

《21CBR》获得的多份产品资料显示,上述理财产品的发行方既有阳光金服的全资子公司,例如福建阳光投资有限公司,也有与阳光金服无股权关联的壳公司,在地方金交所、产权市场挂牌,由上市公司大股东、福建阳光集团提供担保。

某只产品的认购协议写道:“募集资金将用于支付受让特定的资产权益的对价”。这意味着,该笔资金将以股权投资的形式注入项目,而不计入负债项。

流动性危机

《21CBR》获得的华冕财富出具的最新兑付安排显示,对于已到期的理财产品,投资人可选择以下任意一种方案或者两种方案的组合进行兑付。

方案一:展期6+6个月

本金偿还节奏:合同到期当月偿还本金的10%,其余90%本金在12个月内偿还完毕。其中,前6个月不支付,从第7个月开始每月偿还本金的15%,到第12个月结清本金。

利息支付节奏:合同约定的到期利息递延至展期的第7-12个月分摊支付;展期期间剩余本金按1年期贷款市场报价利率(LPR)计息,利息在第7-12个月分摊支付。

展期期间,在原有担保方式不变的基础上,集团还将追加足额的地产项目股权质押等作为新的增信手段。

方案二:实物资产兑付

由地产各地区公司提供已获取预售证、可供兑付的全资项目实物资产供投资人选择,包括住宅、公寓、写字楼、商铺、车位等。

对于上述方案,部分投资者仍有担心。

关于方案一,袁华认为,展期前半年不支付任何本金和利息,难以接受。

关于方案二,袁华担心,可供兑付的实物资产为滞销项目,“如果有优质资产,他们肯定会置换现金流,怎么可能给我们呢?”

此外,部分实物资产还需要投资人付首付,理财产品的投资款只能抵扣尾款,“也就是说还要再往里贴钱”。

11月开始,阳光控股体系爆发流动性危机,不仅理财产品无法兑付,也在公开市场上寻求债务展期。何以至此?

《21CBR》获得的华冕财富内部会议录音显示,有员工称公司流动性紧张的原因包括:被动降负债,银行收紧地产融资;按揭贷款批复难,“客户已付首付款,但未获银行批复的按揭贷款达200多亿元”;客户购房款必须进入监管账户,且相关部门对监管账户的管理更严格。

通过上述三个渠道,原本阳光城预计可获得600亿-700亿元的流动资金。此外,“金九银十”的行情未出现,销售超预期下滑,加剧了公司的资金困境。

林腾蛟自救

1995年,27岁的林腾蛟从新加坡留学归来,在福州创办了福建阳光集团。2012年,林腾蛟将公司总部迁至上海,开启全国化扩张。

2017年,林腾蛟挖来原碧桂园首席财务官吴建斌、原碧桂园联席总裁朱荣斌,意欲通过“高周转、高杠杆”,实现规模化快速扩张。

2018年和2019年,由于大量债务到期,阳光城筹资性现金流分别净流出62.91亿元和48.61亿元,2020年该项指标转正,为6.23亿元。

至今年9月底,阳光城负债超3100亿元,流动负债2904亿元;有息债务为891亿元,短期有息债务为283亿元,货币资金则为272亿元。

至9月底,公司归母净资产仅310亿元,而公司及控股子公司却负有960亿元的担保。根据阳光城披露的对外担保公告,信托公司、资产管理公司等作为资金方频繁出现。

为了不违约,林腾蛟穷尽一切办法,一边商谈债务展期,一边加速变卖资产。

11月1日,阳光城宣布,计划对旗下3只美元债交换要约及1只国内私募债进行展期,林腾蛟提供连带责任担保。11月18日,阳光城公告称,11月份到期的所有公开债务完成展期。

舒一口气之后,林腾蛟还面临更大的兑付压力。

据评级机构东方金诚的报告,自11月4日起的3个月内,阳光城到期及回售的境内债务为24.06亿元,美元债为4.47亿美元,合计52.67亿元;半年内,到期及回售的境内债务为55.76亿元,美元债为7.47亿美元,合计103.26亿元。

微信图片_20211124220704

11月初,阳光城的内部会议透露,林腾蛟持有的2.4亿股兴业银行股权可供质押,价值约50亿元。11月4日,林腾蛟辞去兴业银行董事,被视作为出售股权铺路。有市场消息称,目前他已套现部分兴业银行股份。

近日,阳光城方面在内部会议上称,期望引入一家国企作为战投。

此外,阳光城和阳光控股共计持有万物云4.8%的权益,可供变现。万科将在11月26日召开临时股东大会,审议分拆万物云境外上市的相关议案。

(应受访者要求,刘平和袁华为化名)



(编辑:江一苇)
相关标签: 阳光城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