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体育 >> 又一家素质教育机构,倒在寒冬里

又一家素质教育机构,倒在寒冬里

何己派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11-26
未能大干一场,只得悄然离去。

当“俞敏洪是条汉子”的夸赞刷屏全网,俞老师投资的教育公司,没能抵达这个冬天。

本月初宣告申请破产的快陪练,11月25日发布公告,再次催促家长兑换课程。

公告称,11月30日,公司大部分同事就会离开,服务沟通能力将大幅降低,微信服务系统也会停止。

公告再次强调的一点是,“管理层没有跑路。”

《21CBR》记者尝试联系快陪练创始人陆文勇,但对方婉拒了采访。其微信头像已更换为沙漠中前行的骆驼,个人签名则是短短四字,“闭关,感谢”。

双减之下行业动荡,未做好准备的非学科培训机构,也不能幸免。

毫无预兆的破产

许多家长表示,公司停止运营来得毫无预兆。

9月15日,快陪练发布公告称,公司正经历巨大的经营挑战和压力,原计划近期完成的新一轮融资,也因多种行业因素突然被告知取消,真人陪练业务不得不停止运营。

就在前一个月,公司销售还在督促家长赶紧囤课,9月开始课程会涨价20%。

据某家长晒出的快陪练销售的朋友圈截图,该通知提到,自2021年9月1日起对套餐进行优惠调整,原因是一年多来的精细化运营,增加了各项服务及师资教研成本。通知的落款时间为8月23日。

或许在那时,公司还抱有侥幸念头:提高续费率、筹措资金,就能度过难关。

到了9月下旬,事态发展超出预计,其再次在官方公众号表示,提交的退费申请已形成挤兑,短期内难以退费。

1对1真人乐器陪练是快陪练的主营业务,关停后,用户转为上AI课程、对接老师继续服务或兑换其他行业机构的课程产品。

为摆脱困境,快陪练一度推出新的“撮合服务”,在官方公众号上线“邀请老师继续上课”的功能,家长额外支付29元(启蒙、初级)、39元(中级)、49元(高级),就可与老师签约继续上课,课程费用直接与签约老师结算。

随后的2个多月,快陪练的大部分精力都放在课程兑付上,11月25日的公告提到,公司先后与40余家机构、品牌合作,筹集数千万的课程、产品和服务,为数万名用户实现了兑换。

记者看到,可兑换的除了课程,还有食品、生活类商品,比如霸蛮的半成品米粉抵用券。

一位家长无奈表示,已从最开始的愤怒到如今接受现实,把未上的课程兑换为厨具了,“每次问班主任都说没有钱退费,能换啥就换点啥吧,也比打水漂强。”

家长退费难,老师则是自9月开始工资发放困难。

据悉,快陪练为老师提供了抵扣工资的几个方案,包括提供家长的联系方式、以低课时费与家长续签新的上课协议,以及兑换公司物品。可与课时费兑换的物品,包括公仔(价值108元)、二代鱼眼镜头(价值599元)、得到会员(年卡价值564元)等。

折戟的最后一站

从高光时刻到宣告破产,快陪练只用了10个月。

今年1月,公司才宣布完成1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FSI资本领投,高榕资本、IDG资本、创世伙伴CCV资本等投资机构跟投,此外快陪练创始团队也参与投资。

彼时陆文勇表示,融资会用于AI产品推广、教学研发和业务拓展,“今年快陪练将大力发展智能陪练业务,并加强与全国琴行及老师的合作。”

快陪练创始人、CEO 陆文勇

截止该轮融资,快陪练连续3年完成3轮融资,累计被投金额超过2.2亿元,在音乐陪练赛道一度是个黑马级项目,曾拿到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前美团COO干嘉伟的个人投资。

一手创办这家公司的陆文勇,头顶85后连续创业者的光环,大学就开始创业之路,是原e袋洗创始合伙人兼CEO,曾任职百度、24券等公司。

2017年,陆文勇离开奋斗四年的e袋洗,从在线钢琴陪练切入素质教育市场,创办快陪练。这次创业,依然延续了他攻势猛、动作快的打法特点,平台上线第六个月,公司单月营收就突破1千万,而后用户开始每季度翻倍增长。

在预付费制的教育行业,快陪练手握大笔融资,资金储备本该很充裕,去年3月,公司还公开表示,已经实现持续盈利,现金流为正。

对于这家倒在寒冬的教育机构,双减冲击并非唯一原因,关键在于自身能力。

来源:官方微博

追求重金投入、快速扩张,不失为一种有效打法,但如果不具备过硬的盈利能力,一旦融资输血的路没了,资金链断裂和破产,也只是时间问题。

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告诉《21CBR》记者:“有的机构可能在年初决定‘大干一场’,于是决定租教室进行装修,投入了大笔经费,可开始营业,就遇到严监管政策,这对经营者必定是沉重打击,负责的经营者,会尽量处理退费,而不负责的则会‘撂挑子’。”

“需要把培训机构违规、经营不善与政策变动等因素区分开来,分而治之。经营不善破产关门的退费难,在之前就一直存在,处理这类问题,需要加强风险预警。”熊丙奇说。

若无波折,原本快陪练该是陆文勇创业的最后一站。

2019年,公司蒸蒸日上之时,陆文勇接受《21CBR》采访,聊起多次创业的经历,记者问道,“你找到可以作为长期事业的事情了吗?”

“找到了。我觉得教育就是我长期的事业。”他说。


(编辑:曹彦君)
相关标签: 快陪练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