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到: 更多

杂志是什么?不重要

  21cbr|执行主编:唐学鹏

这一期我们的封面故事同美发业有关,大多数人关于美发业的理解是非常肤浅的。实际上,美发业相当有趣,它不仅保留了悠久的学徒制传统,有身股制内容,甚至还有类似于金融庞氏骗局的情节。我们记者选取了东方名剪作为案例,将里面的细致和精彩娓娓道来。通过这篇报道,我们可以永久地区分言之有物和大而无当,区分静水流深和表面热闹。

在制作这期杂志的时候,耳边总有人说“打飞机”,当时觉得怎么会这么赤裸,很不斯文,我还替他们脸红了一阵。后来才知道微信5.0里面有“打飞机”游戏。

“打飞机”火得不行,当微信新版横空出世的前后,阿里开始关闭和腾讯之间的流量关联,主动实施封锁策略。这期《新流量战争》非常深入地分析了这场战争的种种变数和可能。这是一篇值得推荐的分析文章。相信,在相当长的时间里,阿里和腾讯之战都将是传媒人关注的焦点战役。

最后,我想说说刚刚发生的新闻:华盛顿邮报公司的报纸业务卖给了亚马逊的贝索斯。很多人都将此事件看做是“里程碑事件”,贝索斯用身家的零头就可以买下揭露“水门事件”的《华盛顿邮报》。但是,我觉得这不一定是坏的信号,纸媒或者旧媒体的新闻生产方式的确需要改变,在里面的媒体人思维观念也要改变,毋庸置疑。但是,旧形态的被改变甚至消亡,不代表它所有的价值和人力资本的消亡。我在热评栏目里面写了一篇文章来强调这一点。

旧媒体没有资格再清晰化自己的形态,杂志的命运只能是将它做得不像杂志,杂志是什么?不重要。

封面故事

美发业的“庞氏危机”

  21cbr|熊元

1998年,在温州“满城尽是发廊城”的时候,卢庆东注册了“东方名剪”的商标,掘取了第一桶金。

有一次,卢庆东去上海考察市场, 接触到上海的文峰和永琪两家美容美发连锁推行的预付卡销售模式。后来,卢庆东认识了永琪创始人王勇,决定和永琪联手。虽然此次合作没有成功,却更坚定了卢庆东在内部尝试预付卡销售模式的决心。短短四年内,借助预付卡销售,他将店面数从7家扩张到60多家,2012年一年时间内,就在北京新增30家左右的店面。预付卡销售模式为何有如此巨大的力量?

实际上,在美容美发行业,资深从业人员,年入百万不是什么新鲜事。然而硬币的另一面,却是店铺往往负债累累。行业竞争激烈,预付卡折扣的拼杀,更是雪上加霜,东方名剪面值1万元的卡,折扣率是3.8折,行业个别美容店的折扣率甚至只有2.5折。“这么低的折扣,能有什么利润?!”卢庆东感叹。

事实上,由于预付卡的泛滥,行业内实体店面或许已积累了巨大的财务风险。“全行业一直在无底线地推销卖卡,早晚会崩盘。” 卢庆东感叹说,“有很多企业想掉头都掉不了,说服不了自己,也说服不了别人,一改制员工就流失了。”现在,积重难返的是依托预付卡模式建立起来的整套激励制度以及销售文化。

在某些人看来:一边卖卡一边分钱,越看越像一场庞氏骗局。

与中国许多行业一样,美容美发业充满着吊诡:一方面,行业承载了底层民众改变命运、融入都市的期待,相当部分人在其中以自己的努力,实现了财富梦想;另一方面,金融资源、制度环境的供给不足,使得行业在无序的自生长过程中产生了毒瘤。为何美容美发行业从来没有在主流商业中实现“翻盘”?

人物

张謇门徒戴志康

  21cbr|张硕

在资本市场,上海证大集团董事长戴志康一直是位争议性人物。横跨金融、地产、艺术各领域的他,在接受采访时直言:“我基本不大去理会外界的各种评价。在我心里,投资做得最好的人,不是财务专家与资本运作高手,而是艺术家与哲学家。”

伴随着各种争议,戴志康的个人财富逐年扶摇直上。2012年,戴志康以39.7亿元位列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的249位。“因为我能预感未来20-30年社会发展变迁方向,但这不是所有人都能看清的。”他说

戴志康从不指望有人能真正看懂自己的文化地产经营逻辑。造价近30亿元的喜玛拉雅中心是位于上海龙阳路附近的大商场,集合超五星级酒店、美术馆、剧院与高档办公楼,融合东方吐纳文化底蕴。他为何要涉足文化地产?

有人说,对中国文化的追求,戴志康是偏执且狂热的。2006年,他斥资5亿元,以高于预算10倍的代价创建证大现代艺术馆。更名后的喜玛拉雅美术馆,是他弘扬中国山水精神的“文化阵地”。但是,美术馆更名,也让他陷入更大的争议,为何他招来众人质疑?

相比饱受争议的文化地产商业逻辑,一个被大众忽略的事件是,戴志康在4年前悄然回归金融领域——成立证大速贷,专注线下P2P信贷业务。戴志康说,发起证大速贷,就是想帮助草根创业者解决资金问题,“因为这是一项有社会功德的金融生意” 。

戴志康把“社会功德”视为一种企业家精神,他对企业家精神的“深入理解”,则源自一位同样出身江苏南通市的海门同乡——晚清时期状元企业家张謇。一提到张謇,戴志康纵横资本市场的霸气全然不见,化身为一个虔诚的学徒。但他如何看待张謇“本小事大”、“急进务广”的经营警示?

特写

“中国好声音”的梦之队

  21cbr|郝凤苓

2012年,《好声音》以全新模式出现,而今年,不但新鲜感降低,各地电视台同期又有13档音乐选秀节目。所以,在第二季开播前,《好声音》被外界质问的最多的就是:能否像去年那样成功?

然而第二季,好声音依然收视如潮,。第一期收视为3.62, 到了第二期,收视率比第一期增长了0.5,即10%增幅, 第三期又比第二期实现约0.5的增长。在新鲜感降低的情况下,《好声音》第二季的高收视率来自哪里?

投入8000万元,回收3亿元,这是《好声音》去年做出的好生意。今年,官方公布的广告收入超过10亿元,而第二季的节目投入却跟去年“差不多”。浙江卫视总编室副主任许继锋认为,《好声音》成功的真正核心,是浙江卫视与灿星的制度设计,其中最经典的就是对赌协议。随着第二季收视率的高开高走,作为内容提供方,灿星从《好声音》第二季获取的收益无疑将水涨船高。

不过,灿星的野心绝不止于此。“我们想把《好声音》从一个节目变成一个产业链,进而期望它成为一个平台,一个音乐生态系统,在这个生态系统里,我们希望整个华语流行音乐的参与者,无论是唱片公司、音乐公司、演出公司,都能得到滋养。” 灿星制作CEO田明说。

相比唯众传媒、光线传媒等白手起家的内容制作公司,灿星有着得天独厚的优势,因此在体制外得到了更大的施展空间。田明认为,“灿星要打造中国电视的梦之队”,而他对“梦之队”的理解包含着哪些含义?

而且,尽管目前营销团队已经创造了奇迹,但田明并不太满意。在他看来,目前《好声音》的商业价值并没有被充分挖掘出来,那么这些潜力还有哪些?

公司

葛文耀:上海家化值1000亿

 21cbr|孙郁婷

8月6日,上海家化2013年战略发布会,家化股份董事长葛文耀的出席备受瞩目。继5月与平安系斗争白热化后,此次是他首次公开亮相。66岁的葛文耀多了两个头衔——上海国际时尚联合会会长与民族时尚产业投资基金首席顾问,引起众人好奇。

两年前,时任平安信托直接投资部副总经理的陈刚,一手操盘了平安系控股家化的大戏,其离职后设立了“民族时尚产业投资基金”,任职投资总监。葛文耀向《21CBR》记者坦承,自己只是出于私人关系出任基金顾问一职,“现在我的精力在600315(上海家化股票代码),经过九年连续高增长发展,大家看到真的有机会,打算尽快达到100亿元销售。有基金分析说,家化可以达到1000亿元的市值,只要专注业务好好发展,我想也不难。”

“革命还未成功,同志们还需努力。”葛文耀如此勉励家化同仁。2012年,家化割舍了4个效益较差的品牌,今年下半年,又一下推出3个新品牌,直指化妆品市场高成长的细分领域。葛文耀向《21CBR》记者详解其品牌战略调整的来龙去脉,剑指千亿市值的家化正在路上。究竟家化在品牌战略调整方面有哪些考虑?家化未来的战略投资方向又在哪?

科技

智能汽车的门派之战

  21cbr|邱月烨 伍雨石

从苹果通过智能手机操作系统对车载系统的整合,到谷歌的无人驾驶汽车,再到特斯拉汽车的全智能控制界面,无论改变来自内部或外部,科技元素正深入骨髓地改造着汽车,使得汽车变得越来越智能。

延续去年在WWDC上发布的Siri Eye Free,苹果在今年发布了iOS in the Car 的软件服务,这是苹果再一次进军车载系统的尝试。有报道称,苹果董事会成员Mickey Drexler 曾在一次座谈会中提及,“设计一款iCar是乔布斯未完成的梦想”。

现实中,智能车载系统与应用也已成为众科技巨头所争抢的红海。目前,大多科技厂商仍处于应用整合阶段,但苹果应该志不在此。但若想从系统的嵌入式车载系统中分一杯羹,苹果的竞争对手可不少。

对苹果来说,其特立独行不拘一格的企业个性可能会成为进军汽车市场的一大阻碍。不仅如此,在汽车制造业,苹果还有另外一个更现实的问题必须面对,那就是汽车巨头们慵懒缓慢的创新步伐。

面对众多虎视眈眈的科技公司,汽车厂商为难了:是合作,还是自立?

事实上,未来的智能汽车之战将不仅仅属于汽车厂商,还属于科技公司。而通过汽车厂商与科技巨头们的努力,智能汽车将离我们越来越近。

世相

肚皮舞娘的美丽说

  

21cbr|孙郁婷

尽管是闺蜜,微博红人王潇提倡女人明白要趁早,天性理想主义的姚捷则专注自身,活在当下,在魅惑的肚皮舞中寻觅安宁。

姚捷现在的身份是Yarose舞蹈会所的创始人。跳舞没有离开过她。Yarose以姚捷自创的东方肚皮舞为主,其他舞种为辅。“一开始会所是以肚皮舞为开创,肚皮舞给人的感觉一定是吸引力特强烈,不管是视觉效果还是功能性,比如说塑身。很多人想要投资,感觉健身的概念很好。”Yarose品牌创立伊始,就有投资人上门。姚捷的态度明确,基本上不考虑。是什么理念让姚捷这样打算?

在美国纽约大学深造的时候,她定下长期目标和短期目标:短期成为化妆品、奢侈品集团的一名中高层管理者,长期是创立一个舞蹈的民族品牌,展现东方女性的魅力。在面对狂热的留美潮时,姚捷是怎样抉择的?

坐下来时,姚捷总是一副岁月静好的模样,她已不太喜欢喧嚣之地,很少在外参加活动。上海持续暑热,室外三十多度的高温,会客室没有冷气,除非外人需要,姚捷很少用空调,她训练自己的心境,身体也没有感觉燥热。

在姚捷眼中的世界,无处不艺术,即便柴米油盐,一样能有文艺范。

姚捷计划写书,关于美、创意以及自我灵性的开发,分享身体和心灵的“悟”,激励人们去寻根。她相信:“身体是有灵性的,每个人都是舞蹈家,都可以是最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