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影音记录 > 伯凡非常道 >
阅读
伯凡非常道:纸媒能劫后重生吗?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作者:吴伯凡 发布时间:2013-08-26 15:39
纸媒产业连同诸多目前正在遭遇互联网挑战的产业真的是到了“以事后之悔悟,破临事之痴迷”的时候了。

华盛顿邮报被亚马逊收购,作为一个标志性的事件让纸媒企业再也无法镇定。尽管纸制媒体面对互联网的冲击一直在突变,但那种新瓶装旧酒的做法终于被证明于事无补。纸媒业面对的是气候的变化,而纸媒采取的应对之策差不多都局限在雨天打伞、冷天添衣之内的应对天气变化的举措上,其效果可想而知。

伯凡非常道:纸媒能劫后重生吗

气候变化完全不同于天气变化,华盛顿邮报被收购也许并非完全是坏消息,也许能给正在寻找出路的纸媒业提供一种新的思路。纸媒自身发起的变革之所以无效,也许恰恰在于纸媒的“我执”,让自身永远无法实现真正的变革,如果变革能让亚马逊这家没有纸媒情节的互联网公司来实施,说不定能别开生面。正如早就有人指出的,身处旧产业的企业之所以难以实现向新产业的突围,是因为这些企业具有一种难以割舍的心智模式。

1984年因特尔的前CEO格鲁夫突然意识到如果因特尔继续做存储系业务的话,很可能在不久的将来就会倒闭,他建议因特尔放弃存储器的业务转向芯片业务,但他的同僚们对于存储器业务有深厚的感情,芯片业务又是他们不熟悉的,贸然进入风险很大,所以大家商议的结果还是决定继续做原来的业务。

在这种场景下格鲁夫说了一段话,他说现在的问题是我们的业绩在下降,而且今后的下降会越来越明显,用不了多久董事会必定会将我们这些人扫地出门。设想一下新来的CEO,会对存储器业务有难以割舍之情吗?他一定会放弃存储器业务,启动芯片业务,如果公司将来一定会放弃存储器业务,那么我们为什么不在董事会还没有把我们扫地出门之前就开始芯片业务呢?高管们被这段话打动了,就这样,因特尔从一家即将倒闭的存储器厂商变成了全球最大的芯片厂商。

这个例子当然有一定的特殊性,不是每个放手一搏的企业都能有因特尔这样的好运,但这个例子里有一点,对于所有正遭受业务转型之苦的企业都具有启发性,这就是已经闻到了灾难和死亡气息的时候,与其抱着侥幸的心理抱残守缺,不如在心智上提前与最终的败局面对面。

行为经济学告诉我们,当人们正面规划未来的时候往往是规避风险的,而当人们面对败局只能够救亡的时候,往往是偏好风险的。企业要真正实施破坏性创造是很难的,除非企业领导人知道灾难已经不可避免或者说已经发生。通常的情况是业绩下滑、裁员、再下滑、再裁员,直到裁无可裁、宣布倒闭,只有到这个时候企业的领导人才意识到,早知风险避无可避,不如当初冒着风险大刀阔斧的变革一场,说不定能有一条生路。

格鲁夫的睿智之处就在于他能在思维上先行走到最糟糕的结局面前,以事后之悔悟,破临事之痴迷,也就是说他事先去体会那种悔悟,然后才放下了眼前的这种胆小怕事、瞻前顾后。

纸媒产业连同诸多目前正在遭遇互联网挑战的产业真的是到了“以事后之悔悟,破临事之痴迷”的时候了。

分享到: 更多
【版权声明】本网站刊载内容的知识产权均属本网站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未经书面许可,任何人不得引用、复制、转载、摘编或以其他任何方式使用上述内容或建立镜像。具体版权合作事宜,请见本网站版权声明页。
本文标签: 纸媒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