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7年 >> 第190期 >> 牛津大学历史学家:这个时代属于亚洲,“一带一路”是关键架构

牛津大学历史学家:这个时代属于亚洲,“一带一路”是关键架构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7-06-30
在牛津大学历史学家彼得•弗兰科潘视野下,历史中“丝绸之路”是什么样的?它与当下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计划有什么联系?

“丝绸之路”曾经是历史上最为重要的交通枢纽和贸易中心,这片主宰人类文明的世界十字路口,如今正在重新呈现在世人面前,备受瞩目。

在牛津大学历史学家彼得•弗兰科潘视野下,历史中“丝绸之路”是什么样的?它与当下正在推进的“一带一路”计划有什么联系?

21CBR:2013年国家主席习近平提出“一带一路”的战略倡议,2015年您的著作《丝绸之路》英文版首发,2017年在北京召开“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近期,这本书受到非常多人的关注,这是否是一种历史的巧合?

彼得•弗兰科潘:这本书首发虽然是2015年,其实之前我早已完成写作。对于这本书的出版来说,“一带一路”战略的提出时间简直完美,时间上的确是有巧合的。

但是“丝绸之路”一直是世界上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不仅对于亚洲,而且对于全球各种贸易网络都很重要。我在书中提及,一个新的时代将要来临,这个时代会属于亚洲,中国充满了无限机遇,当然,朝鲜、阿富汗和伊朗等国家也会带来很多挑战,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亚洲的未来则呈现出多种可能性。

亚洲的国家如何倾听世界、如何与邻国相处、如何学习、合作并与世界各国沟通等等都非常重要。就目前而言,一个重要的趋势值得关注:新的世界正在诞生,而“一带一路”的推进则是在为这个新世界搭建出关键架构。

彼得•弗兰科潘

21CBR:在您的著作中,“丝绸之路”被解读成25条道路,例如“信仰之路、重生之路、黄金之路、白银之路”等等,从一个全新“世界史”角度向读者介绍这片将亚洲、欧洲、非洲联系一起的重要历史枢纽地带,这样一个特别的构思从何而来?“复数的丝绸之路”意味着什么?

彼得•弗兰科潘:试图用一个名词去概括一个复杂的过程、现象或事件其实是很困难的一件事。当我在写书的时候,首先,我想表达出有很多种不同的“路”的含义;

其次,你可以在“丝绸之路”上看到信仰、语言、思想、商品的传播和流通过程。“丝绸之路”的意义就在于它是繁复的,而不是单一的。其实“一带一路”也是如此,它并不仅只限于能源、船舶、铁路,也关乎其他很多的事物。

让我觉得有趣的是,“一带一路”其实是所有国家都可以参与的,就像历史上的“丝绸之路”一样,在这片绵延千万公里的土地上拥有着非常活跃的贸易往来和人文交流。

21CBR:2017年,欧洲一体化进程出现倒退态势,欧洲经济也面临挑战;您在书中指出,世界旋转的轴心正在转移,丝绸之路正在复兴,而中国在此时也提出了“命运共同体”的概念,在您看来,在“一带一路”计划的推进中,欧洲各国尤其是英国,应该在哪几个方面和中国加强合作、实现共赢?

彼得•弗兰科潘:我觉得欧洲各国,特别是英国,可以在“一带一路”中扮演很重要的角色。英国在金融服务、法律制度方面有着很强的专业能力。因为过去200到300年的殖民历史,英国与“丝绸之路”上的很多国家“打交道”的时间和经验非常丰富。

不仅仅是英国,我觉得欧洲的跨国银行,比如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和欧洲投资银行(EIB)可以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一起合作,这样也能降低中国所承担的风险。

当下的英国和欧洲,从国家领导到民众,人们都很担心自己国家的前途和未来,但很多仅仅着眼欧洲的未来会怎样?我们自己要如何生存下去?与此同时,却忽略了亚洲正发生的变化和挑战。

在我看来,如果一个人要“以史为鉴”,那么就需要从“丝绸之路”的历史学起,若是选择从什么时间开始学习,那就从2017年启动。

游客在中国甘肃敦煌鸣沙山参观游览(图片来源:光明日报)

21CBR:在这个关键的历史时刻,您希望这本书能够带给读者哪些启示?

彼得•弗兰科潘:我想给读者传达的启示有三个方面:首先,阐释过去,我在书中试图展现一种新的世界史角度;第二点,解释当下,我们是如何走到2017年?哪些历史主题是我们需要探讨、研究并从中汲取经验和养料?第三点,如何面对未来的挑战和机遇?就像孔夫子教导的那样,要从过去中总结经验,从而面对未来。

21CBR:你如何理解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和“丝绸之路”复兴之间的关系?

彼得•弗兰科潘:“丝绸之路”上的各个国家会自己寻找到在21世纪发展的方式,但拥有家庭或团队就会不同于一个人面对一切。各个国家都有自己的优势和挑战,如同城市中的社区一样,大家一起建设更好的道路、水资源系统等等,优势资源在社区里就可以实现共享。中国改革开放后的崛起十分惊人,积累了丰富的知识和经验,将它们传播出去是非常重要的。

当然,这也会面临一个问题,人们似乎都不太喜欢听从他人指挥,而国家之间更是如此,寻找到最为合适的渠道和方法特别关键。备受关注的“一带一路高峰论坛”就会涉及这些问题的讨论,探索如何让不同国家的民众更好地在一起做生意,互利共赢。

21CBR:你在书中提到,很多的历史书籍都是以西方的角度书写的,你为何试图提供一种新的世界史角度,以“丝绸之路”为切入角度?

彼得•弗兰科潘:作为一个学者,我想做的就是寻找证据、事实,然后去形成我自己观察世界的角度。我并不惊讶于西方的衰落,因为我了解帝国是怎么崛起又是怎么衰落、新的时代到来又离开,以及这些事件所形成的原因。

我并不希望改变所有人的观念,我只是提供我自己的视角。如果说在1600年-2000年间,要选择一个地方生活,欧洲会是个好选择,那是欧洲的黄金时代,但那个世界已经改变了。

“大英帝国”已经不存在了,力量中心已经转移,也许几百年前是有机会转移到东方的,但实际上转移到了美国。20世纪的美国拿下了“领导”世界的权力。若是探究为何如此,主要的原因包括经济实力、开放的社会、包容不同言论的环境等等。

当下,美国、英国等都还是极为重要的国家,但力量在向中国、东南亚的马来西亚、印度、越南、中亚的伊朗等国家转移。这个转移趋势是无法改变的,就类似于古希腊、波斯帝国的兴起与衰落,历史就是如此。

首趟西安至布达佩斯的中欧班列从西安新筑车站发车(图片来源:光明日报)

21CBR:当下最为关注的焦点还有哪些方面?下一个出版计划是否已经形成,大致内容会是什么?

彼得•弗兰科潘:目前,我投入很多时间和精力聚焦在“一带一路”战略,为商业组织、政府提供咨询,告诉他们应该期待什么、可能发生什么、如何沟通以及如何为未来做准备。

同时,我还在写俄罗斯、中国和中亚地区之间的关系,虽然和“丝绸之路”的研究有些不一样,但也同样涉及这些国家在过去200年间的关系和联结。未来,我还想写写环境和生态学的作用,以及在过去几百年间,环境的影响如何改变了中国、俄罗斯、中亚地区和伊朗等地区和国家的政治经济。

作者:隽杨 编辑:徐珊

相关标签: 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