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2018年 >> 第204期 >> 竞逐制造强国

竞逐制造强国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18-07-17
未来世界主宰者将诞生于工业4.0的竞技场中。

微信图片_20180626171246

当下,工业4.0不只是单纯的技术问题,产品数字化和生产数字化影响着社会和生活的诸多方面,美国在软件和互联网行业保持领先,德国则力守硬件以及机电一体化的工业制造优势,中国也发布了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领,全力争取成为第四次工业革命领军者。

就工业4.0愿景、智能制造、数字化等相关话题,《21CBR》记者专访了德国工业4.0专家乌尔里希.森德勒,自1989年以来,他一直是工业软件领域的独立记者、作家和技术分析师,2014年,其主编的《工业4.0:即将来袭的第四次工业革命》曾引起广泛关注,最新编著的《无边界的新工业革命》帮助人们更好了解关于全球工业和社会新生态的现状与趋势。

《21CBR》:工业4.0的概念已流行一段时间,出现了哪些改变? 

乌尔里希.森德勒:工业4.0源自2011年的一项研究和大公司提议,引入的是信息物理系统,亦即在互联网上作为一体化工业服务的基础而与大众连结的系统,这已不仅是政府高科技策略的核心,也是工业和社会的主流思想。其结果之一就是,全球领先的工业展会,汉诺威工业博览会,在2017和2018年都像是变成了工业4.0专场,集中展示各大公司从机电一体化产品转向智能系统和服务的进程。

《21CBR》:“德国工业4.0”计划最核心的策略是什么? 

乌尔里希.森德勒:核心意图是要帮助德国工业在“第四次工业革命”保持领先,此阶段迎来的是工业发展、产品、技术和工具的数字化,最重要的是从高质量工人到更高质量的智能工厂管理者的转变,这些工厂几乎能自主生产个性化的产品和服务,将是一种新商业模式下的新型工业。

例如,凯撒空压机公司(Kaeser Kompressoren)开始出售压缩空气而不是空压机;德国浩亭公司(HARTING工业连接技术领域的全球领先供应商)已经研发了一种开放硬件和软件的模块化平台(MICA),可快速经济地应用于许多工业应用领域,为工业4.0的实施提供解决方案。

《21CBR》:中国提出“制造强国建设”,你有怎样的建议给到中国的企业和政府?

乌尔里希.森德勒:如果没有经历过2.0时代的大型机械作业和3.0时代的先进自动化生产,那么这样的公司就没必要去走这些阶段,可以快速进入4.0阶段,投资IT技术,直接培养人才来建设自己的数字化工厂。德国、美国和日本的企业植入了成百上千套IT系统,中国则无需经历这样的系统更换,即可进入智能连贯的数据流和工作流程,这兴许算得上是一个优势,可以加快进程,帮助中国企业迎头赶上、甚至超越优秀却老旧的德国工业。

《21CBR》:新书提及中国的海尔集团,你如何评价这家企业的工业4.0创新之路? 

乌尔里希.森德勒:这是一家卓越的企业,它融合了来自德国的工业4.0概念(30多年来海尔一直是德国公司利勃海尔的技术合作伙伴)、美国的工业网络、以及中国建设制造强国的行动纲领。我强调了海尔的平台策略,当时还没有确定商标名为Cosmoplat(工业互联网平台),这是汉诺威工业博览会今年的亮点之一。海尔成功聚焦于工业公司的新角色,搭建连结世界各地的工程师、合作伙伴和客户的平台,以便在工程方面展开合作,同时提供定制、运作个性化产品和服务的功能。

《21CBR》:“ MittleIstand”代表着德国的中小企业群,构成德国经济的底层生态,它们如何面对新变化?

乌尔里希.森德勒:与以往不同的是,要达到更高级的数字化程度并非易事,中小型企业很快意识到了这一点,它们不能坐等大公司将数字化做到极致、降低成本,再变成它们的现成解决方案。

这一次,每一家公司必须自行寻求解决方案,而且时间一年比一年紧迫。此外,它们还得搭建网络、进行科研合作,它们不像大公司那样,每一家都有自己的人力资源、技术和资金。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它们的灵活度要高得多,相比行业巨头可更迅捷地针对挑战作出应对。

《21CBR》:你目前最关注的技术领域是什么?为什么?

乌尔里希.森德勒:下一轮数字化变革的关键将是人工智能和云平台。有不少工业领袖认为,可以从某个行业巨头那里购买到这些东西,但他们必须完善自身的专业知识,为新业务和服务模式所需的数据模型构建蓝图。只有蓝图描绘成型,大数据分析才能得到有效利用。我想再强调一次:每家公司都必须自行找到此类解决方案,而此过程会花费大量的时间和精力,不仅仅是参展和购买现成方案那么简单。

《21CBR》:苹果、谷歌、亚马逊、 Facebook这些科技巨头对于工业互联网有哪些影响? 

乌尔里希.森德勒:大数据分析、云平台和人工智能的角色至关重要,这些公司以及它们在中国的竞争对手,比如腾讯和阿里巴巴,都举足轻重,极具影响力。然而,它们不是业内专家,其商业模式大量是基于个人数据来进行个性化的广告推送。

工业领域的玩家,必须基于来自设备、机器和所有行业产品的运营数据,打造自己的平台或提供新的行业服务。在我看来,目标平台更多来自中国和德国,而不是硅谷,未来数年,德国西门子的MindSphere、博世的IoT以及中国海尔的Cosmoplat,都有可能变得比过去20年来占据核心位置的互联网巨头更为重要。

相关标签: 工业4.0  
0
0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