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魏薇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5-11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宁波银行一名吴姓员工跳楼身亡。

5月8日,逝者遗孀“宏毅太太”发微博直指,因工作压力大,手上项目多,丈夫选择轻生。宁波银行回应称,该员工生前服用药物进行抗抑郁治疗,在自家小区跳楼身亡。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受疫情影响,银行项目多,全行压力都大。”该行一员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宁波银行是13家城商行中的翘楚,2019年净利润排名第四,人均薪资也居行业中上水平。在这宗意外发生约两周前,宁波银行宣布其一季度利润增长17%,每两天进账接近1个亿。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宁波银行净利润,来源:wind

银行的高薪素来为外行所羡慕,但是,这出悲剧,也折射出“多金”掩盖下基层业务人员高压、高负荷的灰暗一面。

大象承压

长三角地区民营、小微企业多,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宁波银行的优势是此地繁荣的制造业和出口业。

“2020年,我行将继续积累在细分市场的比较优势,以民营企业、小微企业、制造业和进出口企业为重点,服务好实体经济。”宁波银行在2019年报中写道,去年,其63%的贷款投向浙江本省客户。疫情之下,该行稳增长、控风险的难度增大。

一季度,宁波银行成绩单靓丽,净利润为40亿元,同比增长17%,即便如此,依然如履薄冰,3月末,其信用评级由“稳定”调整为“负面”,穆迪的理由是“有较大的小微企业、制造业和批发零售业风险敞口”。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业绩不降反增,员工势必要付出更多精力,疫情开始后,宁波银行自述“对小微企业投放免息贷款,累计投入近百亿资金,惠及3.5万户小微企业。”

据悉,吴姓员工早年即在宁波银行总行零售公司部工作,主要向中小企业提供综合金融产品与服务,后来,吴调任宁波银行江北支行,转岗为客户经理。

一笔对公贷款的发放,一般要经过客户经理推销产品、尽调、收集审核资料;审核人员审核风险;审批人员确认贷款发放等步骤。

比如,3.5万户小微企业的贷款,客户经理不可能全部线上完成,B端业务,要线下流程来建立信任和开展尽职调查(确认客户有能力如期归还贷款,减少坏账率)。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那么,宁波银行客户经理的负荷有多大呢?

年报显示,2019年,宁波银行企业客户增加8.6万,总数达38.17万户,个人客户增加285.6万,达到1384万户。该行共有1.7万名员工,负责公司业务、个人银行业务的员工,分别是5170人和4900人。

计算后可得,每名对公的客户经理,平均要维护74家企业客户,一年拓展17家;服务个人的客户经理,一人要平均对接2824名个人,一年开拓583位客户。

宁波银行董事长陆华裕公开感叹过,“我们赚的都是辛苦钱”。

考核严苛

繁重工作下,宁波银行员工的待遇如何?2019年,人均年薪约45万元。

Wind 数据显示,城商行工资水平高于国有大行。在13家城商行中,其人均薪酬处于中上水平,但远超工商银行的29万元/年,中国银行的28万元/年。

《21CBR》记者用人均薪酬/人均创利这个指标来评价一家公司的慷慨程度。宁波银行人均创利79万元/年,员工薪资占到人均创利额的57%,在城商行属于中上水平;最精打细算的当属上海银行,人均创利160万元,员工薪资占比为30%。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21CBR》记者查询得知,2019年,宁波银行董事长陆华裕、行长罗孟波年薪均为290万元,其他高管薪资也在200多万,对平均值影响较小,这意味着,宁波银行可能处于“均富”状态,基层员工整体待遇尚可。

宁波银行员工之死,撕开高薪行业残酷的另一面

然而,即便同等职位,待遇差距可能非常大。宁波银行员工薪酬由基础薪酬和绩效薪酬构成。基础薪酬根据员工职级确定,绩效薪酬,由员工个人业绩及所在部门业绩综合衡量决定,业绩摆尾,不只个人薪水低,也影响所在部门的收入,这给个人巨大的压力。

邮储银行深圳分行的一位员工汪淼告诉《21CBR》记者,在银行工作时间越长,考核指标越多,即便对公业务的客户经理,也要背信用卡、ETC、理财等各种业绩指标。

汪淼表示,客户经理工资差异大,在他的部门,业绩好的可达6万/月,业绩为零只能拿基础工资3000元/月,“银行每周会给全市所有客户经理排名,业绩差的群内通报,让人无地自容。一两月后,业绩继续垫底,领导会单独约谈。”

竞争激烈,基层人员体面的薪资,挣起来绝不轻松。

许雅曾在广东南粤银行担任客户经理,她告诉《21CBR》记者,珠三角小工厂众多,她的日常工作就是拜访客户,拉存款、放贷款。

为防“浑水摸鱼”,每次出门拜访,银行要求她给直属领导发送定位以及与客户在公司门口的合影。

“没业绩时担心绩效工资少,有贷款后担心能否收回。有位同事,客户跑路,在工厂门口蹲了一个月,也没要回来。”许雅称,一旦出现坏账,他们领导会强令不用上班,直接去客户处蹲守催款。目睹同事的窘迫后,她辞职考取公务员。

吴姓员工毕业于名校,其友人告诉《21CBR》记者,吴师从厦门大学计算机科学系副院长王程,2015年获得硕士学位后,就职宁波银行。

吴本人圆鹅蛋脸、黑框眼镜、皮肤白皙,在“宁波银行招聘”微信公号里,他以优秀员工代表的身份,讲过一段往事:“因为我的计算机背景,刚进部门,领导便将一项零售业务系统开发的项目交给还是职场新人的我。压力很大,有老虎吃天无从下口的感觉。”

那一次,初入职场的吴勤勉工作,加班加点,赶在时间节点前完成了任务,痛心的是,这一次,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

(文中汪淼、许雅为化名)


点击显示全文
(编辑:史川轩)
分享到:
  • 金融
    银行业降薪了吗?待遇最好的还在涨
发表评论取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