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0-07-31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李想再次站在聚光灯下。

7月30日晚,理想汽车(NASDAQ:LI)登陆纳斯达克,比原计划提前一天挂牌上市。自汽车之家后,李想又将一家创业公司成功带上市。

若按发行价格每股11.5美元来算,理想汽车的市值为超97亿美元。盘中一度涨幅超50%,最终,理想汽车收盘于16.46元,比开盘涨43%,市值为139亿美元。此次理想汽车IPO,老虎证券作为承销商之一最终贡献18.87亿美元订单,其中零售订单8.77亿,机构订单10.1亿。

和行业里其他高调创业者不同,李想生活简单朴素,T恤、帽衫和球鞋是常见搭配。他行事低调沉稳,美团创始人王兴前来尽调时,被内部朴素实在的创业氛围感动得热泪盈眶。

李想奉“现金为王”为圭臬,为了资金链健康,处处“省钱”,加速回款。

公司内部管理严格,李想曾透露过省钱秘籍。“行政要求出差经济舱都必须买折扣最低的。经济酒店都要两个同性在一起住。理想ONE的上市发布会用了不到200万拿到了上万的订单。”

理想汽车原名为“理想制造”,采购部认为车尾部放两个字更节省成本,改成了“理想”。

产品上,李想押注增程式汽车,降低成本的同时增加续航里程数,更重要的是,加快了首款车的上市速度。这种谨慎的打法,让理想汽车平稳前进,即使融资不太顺利,也一路过关斩将,熬到了最后。

正如李想所言,造车行业是“从十八层地狱往上爬”,省钱才能熬出地面。

押注混同,降低成本

李想是个创业者,也是个极客。在汽车之家时,多款车型都由他亲自试驾测评。

在《特斯拉传》中,李想谈道:“我会思考中国消费者真正需要什么。特斯拉是加州的产品,该地有宽阔的公路,当地人通勤距离长,住在带车库的独栋房屋里,可以在车库里充电。中国人则分散在几百个相距遥远但人口众多的城市里。”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理想one 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2018年10月,李想对外发布首款概念车“理想ONE”。不同于小鹏、蔚来等造车新势力的纯电模式,理想ONE采用增程式。

也就是说,在动力电池之外,车辆还配有燃油机,来为电池提供动力。用李想的话来说,“理想ONE就是自带60kw充电桩的纯电四驱SUV”。

理想SUV每充一次电能行驶180公里,综合续航里程能达到800公里,以适应国内缺乏充电基础设施的现状。

蓝驰创投连续5次投资理想汽车,其管理合伙人朱天宇认为,在中国,新能源车厂普遍面临的挑战是,目前还没有足够的充电基础设施。

理想ONE不过度依赖充电基础设施的增程式车型,可让用户更容易接受电动车,“享受电动车优势的同时,无里程焦虑”。

在招股书上,公司称,增程解决方案不仅让用户摆脱电池焦虑,还具有“成本优势”。

理想ONE使用较小的电池组,减少用于车身和悬架系统的昂贵铝制零件使用量,综合下来,物料成本接近燃油机车辆。相较纯电,造价更便宜。

选择增程式,聚焦一款产品也为团队节省大量时间。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理想one 来源:理想汽车官网

招股书显示,理想ONE于2019年11月开始量产,半年后,公司已交付超过10400台车,加速回款,现金流更健康。

2020年4月5日,李想在微博上表示,3月份理想ONE用户57.2%是以纯电行驶的,远超燃油的行驶总里程。“过去插电式混合动力都当燃油车在用的结论,在理想ONE上不成立,产品之初设定的‘城市用电,长途用油’的目标,基本上兑现了。”

就公司取得的成绩看,增程式是一个不错选择。但电动一哥特斯拉及跟随者,均为纯电模式,在投资人层面,理想汽车接受度低。

为了方便宣传,李想不再强调“增程式”电动车,调整定位为“混动”,即串联式插电混合动力。

融资不顺,“穷孩子”打法

坚持混动模式,让理想的融资之路异常坎坷。

4月,李想坦承,理想汽车融资从来没有顺利过。据“未来汽车Daily”报道,理想2015年7月刚成立就遇到了股灾,相比蔚来等造车新势力,李想入场也偏晚,资本市场兴趣寥寥。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从融资金额上看,截至目前,理想汽车融资总额约20亿美元(约合140亿元人民币),较蔚来汽车的500亿元,仅有其三分之一。

“做业务和研发一样,很多人说需要300亿、500亿,我们10亿美金就能做到盈利。”李想直言,大家出生的年代不一样,融资环境不一样,穷孩子有穷孩子的做法。

理想的10亿美元(约为70亿人民币)是这样花的:20多亿元用于研发投入,20多亿用于工厂和生产资质的购买,其余的用在了20多个城市销售服务体系的搭建和人员工资上。

招股书显示,2018年、2019年,理想汽车的净亏损分别为15.32亿元和24.38亿元,两年亏损总额不到40亿元。宣称“没有200亿不要造汽车”的蔚来,仅2019年全年亏损总额高达114亿元。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李想是一个很注重资本效率的创业者,怎么用更少的钱能把这个事做出来。” 朱天宇称,李想是造车新势力中,最有场景和需求闭环能力的,也是最关注阶段性造血能力的创始人。

7月初,李想在朋友圈转发拜腾“烧钱”报道时表示,理想汽车超过3200人团队,只有两个VP,连高级总监都寥寥无几,强调团队的高效。

这些举措反映到公司招股书上,2020年第一季度,理想汽车的销售及行政费用为1.12亿元。

理想ONE 量产后,公司亏损额大幅降低。

2020年第二季度,理想汽车共交付汽车6604辆,第一季度的2896辆车环比增长128%。随着交付能力的提升,公司毛利率也从8%提升到第二季度的13.3%。

亏损额也在不断收窄。理想汽车2018年、2019年净亏损分别为15.3亿元、24.4亿元;2020年第二季度,理想汽车净亏损为7520万元,相比上一季度有所降低。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截至2020年6月30日,理想汽车产生了4.5亿元的正向现金流,相比之下,上一季度是6300万元负向运营现金流。

2020年4月,李想谈道,疫情对于经济的影响比2000年的互联网泡沫更甚,他建议“千万不要低估了疫情的影响和破坏力,你要做出200%的努力,才有机会拿到之前设定的目标。”

理想汽车之所以选择这个时间节点上市,是因为资本市场对新能源汽车公司充满热情,同行特斯拉、蔚来股价飙升。此时上市,能获得更高估值、更多融资,为公司持续发展储备足够多的资金。

王兴支持,补充弹药

李想对现金流把控好,内部回血快,好朋友王兴的支援,则是困难时刻的强劲输血。

早在2011年,李想就与王兴相识。李想在接受《中国企业家》采访时表示,2015年,公司刚成立的时候,王兴和张一鸣就经常会去公司转转,信任关系一点点建立起来,“起初和王兴介绍增程式的时候,他也不信,试驾过后才有所转变。”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从2019年7月开始,王兴出任理想汽车董事。近期,他频频称赞李想是“少有的真能 Think Different 的人”。

为了好哥们,王兴不惜怼人,“有些人碰都没碰过理想ONE,仅凭所谓行业经验/理论/常识就直接唱衰”。

他坚定看好理想汽车,称2020年买燃油车简直就跟2011年买诺基亚一样。并强调,理想首款车型理想ONE应该会是造车新势力里第一款交付过10万的车型。

理想上市,离不开王兴投入的真金白银。上市之前,美团出资5亿美元领投D轮融资;上市前夕,美团及王兴再投3.3亿美元,合计注入超过11亿美元资金。

李想省出一家上市公司,理想汽车登陆纳斯达克

招股书显示,IPO前,李想为公司第一大股东,股权占比25.1%,投票权高达70.3%;王兴和其关联方美团股权占比为23.5%,为第二大股东,投票权9.3%。

双方在业务层面,有很大的合作空间。

朱天宇表示,李想在创立理想汽车的第一天就想得很清楚,要做L4自动驾驶级别。李想认为,智能汽车要有三大基础能力:基于电驱动的整车控制系统、操作系统,以及自动驾驶的控制系统。

目前,理想ONE配备L2级别辅助驾驶功能,后续要到L4级别,除了汽车硬件升级,数据也很重要。美团出行平台积累了海量数据,双方在自动驾驶方面可能合作。

理想汽车上市后,研发、自建工厂运营、服务中心等,需要巨额资金维系。在特斯拉国产化,新能源补贴退坡大背景下,理想汽车面临诸多挑战。

李想坦言,汽车市场足够大,难度也特别高,“中国上百个新造车企业,如果最后只能活下来三家,我们努力让自己成为其中一家。”


点击显示全文
(编辑:鄢子为)
分享到:
  • 车与出行
    “滴滴”牌汽车来了?消息称滴滴比亚迪年内将推出定制网约车
发表评论取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