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特尔“天价”罚单背后,哪些信号值得中国企业注意?

来源:21世纪商业评论
2021-03-09

1-600a796f54710

上周,全球最大CPU制造商英特尔遭遇了一张“天价罚单”。

一家没有任何产品的专利持有公司,以专利侵权的名义把英特尔告上美国法庭。

德克萨斯州中部城市韦科的当地法院陪审团判定,英特尔需要支付VLSI公司约21.8亿美元赔偿金(约合141.3亿人民币)。

这桩近年来美国史上最大赔偿金的专利侵权赔偿案,备受海内外关注。

英特尔是否遭遇了“僵尸公司”的专利“碰瓷”?受到如此高额判罚的依据是什么?这桩判案对中国科技公司海外专利维权有何启示?

为此,媒体访了高博金全球知识产权部首席合伙人Michael Ng。高博金律师事务所一直致力于中国企业海外维权,尤其通过专利诉讼实现专利资产变现方面有着丰富经验。

美国专利维权赔偿额越来越高

 目前看来“巨额”的21.9亿美元罚单,未来可能并不算“天价”。

“根据英特尔单个CPU的60美元售价,陪审员认定专利费占2美元,按10亿多的累计销售量,得出21.8亿美元的赔偿金。”在美国旧金山接受媒体跨洋视频采访的Michael Ng说,这项判决的依据是侵权赔偿基于合理的专利许可使用费,符合美国法律规定。

值得关注的是,美国对专利维权案的判决,呈现出赔偿额越来越高的新常态。近年来在美国,由陪审团裁定的专利侵权案的中位数赔偿额从2016年的610万美元上升到2018年的1,020万美元。如果被判是故意侵权,赔偿额还能更高,最多达到三倍。

有数据表明,由陪审团裁定的美国专利案件中,超过半数的案件会被认定为故意侵权,这对原告方就很有利。甚至在某些特定情形下,律师费用也会被判由被告承担。

作为替专利权人在美国维权的专家Michael Ng认为,法院判定如此高额的专利赔偿额,是与美国的法律、文化等息息相关,尤其是陪审团制度。

“就好比拥有一片美国私有土地,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在未经允许来侵犯。一旦受到侵犯,就可以要求通过法律手段来赔偿。”Michael Ng解释说,在美国的陪审团成员眼里,专利同样也是作为私有财产来看待的,别人未经允许使用你的专利,你就可以通过法律途径获得相应赔偿。

VLSI公司高价索赔不是“碰瓷”

据报道,原告方VLSI公司是一家很特别的公司,其主要收入就是打官司要求赔偿。因此也有人认为,VLSI公司是“拿出来一个过去十年里没用过的专利”漫天要价,有“碰瓷”的嫌疑。

在Michael Ng看来,英特尔侵权了VLSI公司专利本身是一个法律事实,不能因为赔偿额高就认为这是“碰瓷”。

根据现有文件和公开报道来看,VLSI是有经济利益目的,可以从判决赔偿额中获得很大一部分。Michael Ng指出,原告VLSI其实是由投资公司Fortress Investment Group管理的,这个诉讼也是由该家投资公司主导和提供资金。

Michael Ng解释说,原专利权人一般在专利转让过程中会获得反授权许可,保证自己的商业活动不受影响。交易架构可以多种形式体现,可以转让给新的公司实体,也可以新设立一个公司,把专利转移过来,但实际仍控制这个公司,并由第三方提供诉讼支持。

还有第三种方式,即仍由原专利权人直接提出诉讼,但背后有诉讼金金的支持。

“现在,美国有很多大额专利诉讼案,背后都有诉讼基金,会给予原告资金上的资助。”Michael Ng说,诉讼基金可以帮助原告不占用公司的业务运营和流动资金去提起诉讼,并在最后的赔偿额上获得一定收益分成。

中国高价值专利期待全球变现

中国企业驰骋全球市场,需要学习和利用当地游戏规则以保护自己的技术和实现商业利益。从英特尔利侵权案中,中国企业可以获得什么样的启发和借鉴?

专利维权是一场持久战,将花费不少时间和财力成本。对中国企业来说,如果在美国打类似官司,投入产出比的分析是一项绕不过去的评估。

Michael Ng介绍,美国的专利维权诉讼时间相对比其他国家长一点。总体而言,如果从一开始起诉到庭审,需要两到三年时间,其中采集证据的过程比较长。此外,美国诉讼的花费金额也比较高,不同阶段会产生不同费用。

“对中国公司来说,可以考虑寻求诉讼基金的资金支持。也可以通过与投资公司合作,转让专利所有权并保留使用权,由投资公司提供资金和协助来提起诉讼。”Michael Ng说。

也有中国企业担心,面对英特尔这样的行业大佬,在美国维权会否遭遇差别对待?

“侵权赔偿额虽然是由陪审团判定的,但美国法律要求的是无差别对待。”Michael Ng举例说:“之前在美国有个以色列专利侵权案,被告想通过部分陪审团对以色列不友好的态度去影响诉讼,结果陪审团判决了一个比较低的赔偿额。但是,法官了解到此情况认为存在‘国别歧视’,重组了陪审团,最后整整增加了6000万美元的赔偿额。”

Michael Ng强调说,美国建立联邦法院就是为了降低地方保护主义,法官会保证陪审团的公正性,去除各种差别对待的影响。

 “中国企业获得专利授权的量非常大,目前正是一个非常好的时机,通过专利诉讼的方式让专利价值最大化。中国有很多专利是非常有价值的,但一直没有很好地运作和变现。”Michael Ng说,专利诉讼本身是一种商业行为,中国公司运用法律武器到海外维权是正当的企业行为,不应有其他的顾虑。 

(资讯)

点击显示全文
分享到:
  • 大公司
    “真快乐”APP改版试运营,黄光裕想要玩大一点
发表评论取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