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范的《我是歌手》,你喜欢吗?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2016-06-01

尽管有审美疲劳、情怀过度消费、缺少创新等质疑摆在眼前,湖南卫视的音乐节目《我是歌手》终于用总决赛上的表现证明了自己。总决赛当晚,全国网收视率1.49,收视份额5.86%,成为当晚收视份额最高的节目。同时酷云实时数据平均市占率破20%,份额峰值破45%,在当晚节目中始终位居第一。

《我是歌手》在逐步加大与科技圈、互联网圈的跨界互动,其背后则是多方资本的交缠:湖南卫视在去年参与了社交K歌手机应用“唱吧”的D轮融资,洪涛也是唱吧的首席艺术顾问;而何炅作为阿里音乐的首席内容官主持了《我是歌手》总决赛,音乐总监梁翘柏则是陌陌的首席内容官。

《我是歌手》正试图打破传统电视节目的框架,让这档已经四岁的音乐节目重新焕发活力。

节目的平台价值被放大

《我是歌手》可以让歌手连续三个多月出现在观众面前,这种频率是极少数音乐产品能够做到的。对于歌手而言,需要这样的平台来展示自我。成为红极一时的歌手并不难,如何持续性地成为音乐圈内的焦点才是重点。

《我是歌手》是韩国M B C电视台在2011年推出的“顶级歌手竞赛真人秀”节目。因为中韩娱乐环境、演出市场、艺人生态极大不同,这档从韩国引进的节目在落地中国时,其目标歌手几乎都是华语歌坛具有较高知名度的明星,他们不缺舞台、不愁市场,尽管这个节目会带来曝光率、话题的关注,但同时也必须直面排名、淘汰带来的事业风险。

“当时一听说要PK,很多人都不想来,怕因为被PK掉会失去粉丝和市场。”《我是歌手》节目监制洪涛回忆起第一季邀请歌手的窘况,当时很多歌手都是被他“连蒙带骗”忽悠过来的。如今,歌手们不再抗拒这种音乐节目,因为被淘汰并不意味着失去价值,重要的是可以在节目中展示自我,长期保持与粉丝互动的关系。

“现在只要档期没有问题,大多数歌手都愿意来。”洪涛表示,在这一季的《我是歌手》中,就有李玟这样华语乐坛的天后级人物。

令洪涛感到欣慰的是,邀请的歌手都在《我是歌手》的平台上实现了自身价值,“平台化”的理念在当下依旧灵验。即便没有拿到最后的冠军,歌手们的曝光率、话题都因此得到提升,各种商业活动接踵而至。

“韩国歌手黄致列参加第一期活动时只有一个粉丝为他接机,到现在他已经有了快500万的粉丝。”何炅在《我是歌手》总决赛中如此诠释音乐节目的平台魅力。

在参加《我是歌手》之前,黄致列并没有太大名气,2007年以首张单曲出道,却始终没走红。2010年加入双人男子团体“Wednesday”,星运仍是不佳,最后转为许多偶像团体的声乐老师。一直到2015年参加《看见你的声音》才以撕裂人心般的独特唱腔较为人所知。

经过《我是歌手》的历练之后,黄致列的人气开始急剧蹿红,一场商演可以赚进人民币40万元,演出邀约更排到6月之后。

“平淡”背后的“资本试验”

“平淡”,是这一季的《我是歌手》给人的最大印象。尽管李玟、徐佳莹、黄致列、容祖儿等人实力不凡。因为本季缺乏邓紫棋、李健这样的爆款式人物,音乐改编的套路也逐渐被观众熟知,《我是歌手》进入到“平淡期”。

其实,就收视率等数据来看,被称为“平淡”的本季《我是歌手》依旧保持着不错的状态,凭借着口碑和精良的制作,依旧是“通杀”各年龄段的王者,只是缺乏足够的创新点与爆点,很难让观众拿起手机在朋友圈刷屏。

换言之,《我是歌手》的制作水平还在提升,在既有框架内已做到极致,只是观众变得更为挑剔、口味更加复杂,让制作者一时间难以精确把握。

直到总决赛,《我是歌手》才摆脱了“平淡”,成为各大社交平台的热点话题:摇滚界的半壁江山集体走音、容祖儿意外出局、阿里云小Ai机器人预测战果等,都成为了焦点。

在数据上,《我是歌手》在节目酷云数据一路高歌猛进,最高市场份额甚至超过同时段第二名到第十名的总和,且正片观众规模达到8800万,较此前一周上涨115%,连带“倒计时”和“揭晓时刻”观众规模达到1.03亿,较上周增长150%。

小Ai机器人的出现被视为科技圈与娱乐圈融合的案例,这让《我是歌手》在总决赛中开始超越既有音乐节目的框架,开始与科技圈、互联网圈充分跨界互动。否则按照既定音乐节目的路线推进,不会让节目发生如此大的变化。

在这种跨界互动中,可以看到背后资本涌动。

唱吧D轮融资、何炅加盟阿里音乐,梁翘柏加盟陌陌,这些动作都是在去年年底完成的。《我是歌手》作为今年第一季的重量级节目,从时间上和各方的磨合来看,还来不及在节目一开始就全面释放这些元素。

直到总决赛,阿里音乐才搬出小Ai机器人来助阵,算是这些资本关系的试水性“释放”。这些资本关系对于《我是歌手》最直接的刺激,就是打破了常规音乐节目的框架,拓展了节目的触点,这可能是传统音乐节目的几十倍、甚至几百倍。这种几何数字的增长放在任何一个歌手面前都是难以抗拒的。

“互联网都已经让音乐免费了,所以要想办法让音乐的传播范围扩大,在形成口碑传播后再寻求其他方式来盈利,如果有音乐节目能够做到这一点,音乐人是不会排斥的。”有资深音乐人对《21CBR》记者表示。

此外,节目的创新空间也被拓宽,以洪涛加盟的唱吧为例,唱吧平台拥有极为纯净的原创内容土壤,诞生出众多网络红人。网红们往往缺乏艺术、娱乐方向的职业化训练,如果能够嫁接到《我是歌手》的平台,无论是节目的互动,还是原创内容的提炼,都会对节目质量做出贡献。类似的互动,对于梁翘柏背后的陌陌、何炅身后的阿里音乐来说,都是手到擒来。

点击显示全文
分享到:
  • 未来世界永远属于年轻人,二次元“独角兽”公司在哪里?
发表评论取消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