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境支付竞技场

来源:二十一世纪商业评论
2018-10-08

未标题-1

当一位国外的消费者为跨境商品刷了10美元的信用卡,到该跨境商户在国内收到10美元等值的人民币期间,需要经过多少流程?

“至少流经三个国家和地区,超过5家金融机构,时间上是以周来计算。”跨境支付公司PingPong的CMO卢帅在其新品发布会上说道。

那么,当消费对象为跨国公司,年经营体量在10亿美元以上,可能需要在全球设置超过50家分支机构,逾300个海外银行账户来完成这些交易。同时,在管理运营这些银行账户过程中,由于规则不一,有些属于网银U盾支付,有些仅能电话查询,其中的操作复杂性及耗时无法统计。

“不仅支付收款流程冗长,该行业此前由于被海外公司垄断,还存在选择少、费率高、回款慢等问题。”卢帅在接受《21CBR》记者专访时表示。

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17年跨境电商整体交易规模(含零售及B2B)达7.6万亿元人民币,增速可观;2018年跨境电商交易规模有望增至9万亿元。如今,随着跨国旅游、留学、会议、展览等活动的增加,国内越来越多公司开始关注该领域,第三方跨境支付行业正在热闹起来。

开拓新市场

2007年,银联UnionPay成为中国首家开展跨境支付业务的第三方服务公司;2012年,央行开始推行人民币国际化,国家开始放开跨境支付的政策;2013年9月,国家外管局发布了首批17张框架支付牌照;2015年,国家外汇局允许部分拥有《支付业务许可证》且支付业务为互联网支付的第三方支付公司开展跨境业务试点。

截至目前,国内跨境支付牌照已发放35张,其中30张跨境外汇支付牌照,以及5张跨境人民币支付牌照。

苏宁金融研究院互联网金融中心主任薛洪言表示,跨境支付的参与者,除了传统银行和卡组织之外,第三方支付机构成为一支重要的力量。其中,跨境汇款、境外消费等C端业务主要掌握在几大巨头手中,中小支付机构主要发力B端跨境支付业务,集中于跨境电子商务、旅游教育、酒店住宿等领域。

凭借自身业务优势,不少老牌第三方支付公司,成为该赛道的主要参与者,纷纷开拓跨境支付业务,以寻找新的业务增长点。汇付天下就是其中一员。

今年6月15日成功登陆香港交易所主板的汇付天下,成为“国内支付第一股”。其上市后的首份半年报显示,今年上半年,汇付天下实现跨境服务的交易量为67亿元,较去年同期的6亿元,猛增1017%。今年前4个月的交易规模已经超过去年全年规模。其背后,跨境支付潜藏的爆发力不可小觑。

以2B业务最为拿手的汇付天下于2016年介入跨境支付领域,此前的招股书显示,汇付天下已为近600万小微商户、逾1500家网贷平台以及不同垂直行业的4000家客户提供支付和金融科技服务。

2017年,汇付天下在为小微商户提供支付服务的第三方支付中排名第一,占5.5%的市场份额,行业合作伙伴覆盖航旅、基金、物流、医美等。

“我们为众多国内中小出口电商卖家提供服务,这些卖家在境外通过自建站或者入驻大型境外电商平台进行经营活动。”汇付天下方面告诉《21CBR》记者,其商业模式并不复杂,“我们与卖家在境外的金融机构合作,将出口卖家的经营款项集中进行跨境结汇。并在业务开展过程中,为卖家提供供应链金融类服务,以此降低出口卖家资金压力,提高其资金使用效率。”

跨境电商卖家在选择一家金融平台时,大部分会从安全性、手续费费率、体现周期等多个因素进行综合考虑,但是作为一个非常关注成本控制的行业,费率仍是市场关注的重点。随着手握资本的玩家加入,价格导向的趋势不断倒逼着服务商优化成本结构,支付“价格战”的竞争也随之发生。

“费率越来越便宜是全球的趋势,跨境支付的需求量上来了,现在商户能拥有多个渠道进行收款,竞争开始增多,于是费率就越做越便宜了。”英国上市支付企业Worldpay中国区总经理陈国山对媒体表示。

作为最早一批布局跨境支付业务的企业之一,连连支付CEO潘国栋介绍,公司自2017年开始,跨境支付费率便已经做到0.7%封顶,帮助跨境电商卖家节省30%的提现成本。同在去年,跨境收款平台SKYEE宣布,将跨境收款费率调至0.5%,这一数字最初为2.5%。

以亚马逊收款作为主打产品的易极付,给出的亚马逊收款费率仅为0.16%。“我们现在提供的亚马逊收款费率在行业内可以说是最低的,其他支付平台大概最低给到0.5%,而我们可以标价0.16%,并且我们真正做到了0.16%。”易极付相关负责人王阳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

现实的情况是,如今中国的支付费率已经远低于全球大部分国家。跨境交易的中国支付公司仅向商户收取0.38%到0.6%的手续费,而在国外,PayPal的这项费率是交易额的2.9%加上0.3美元。

目前第三方跨境支付机构的收入来源主要有三部分:一种是收取支付通道手续费,这是支付机构最稳定的收入来源;第二种是赚取汇率差价;第三种则是为客户提供定制化服务。

由此看来,费率价格战明显不是长久之计,在商家选择越来越多的局势下,需要考验第三方支付机构提供更丰富的差异化增值服务。

未标题-2

科技比拼

在新形势下,第三方支付仅为初起之势,也在开拓新战场。不少第三方支付开始开放合作,将成熟的风控体系、技术模型输出给合作伙伴,探索科技赋能新模式。

9月中旬,第三方跨境收款公司PingPong在深圳发布其3.0新产品——跨境电商一站式操作系统SellerOS。由于跨境出海涉及不同国家、不同平台、不同政策,多数企业面临着无法找到快速便捷的开店渠道、多方难以协同运营和数据信息安全无法保障等难题。

对症下药,SellerOS应运而生。“这个系统可以满足用户对跨境电商日常操作的基本诉求,统筹规划跨境电商的运营管理;连接着跨境电商生态链的诸多环节,为卖家提供选品、开店、物流、收款、供应链金融等一体式服务。”PingPong产品经理庄严举例说,当跨境电商卖家困于海外仓货物积压时,SellerOS可以帮忙整合海外电商资源,轻松解决去库存难题。

当前在中国从事出口跨境电商的企业,多数会在Amazon、Wish、Newegg、Shopee、Cdiscount、Yandex Market等平台开店,产品涵盖3C、服饰等。这些正好都是PingPong的服务对象。

PingPong 成立于2015年6月,至今已经服务25万家中国企业,成为接入跨境电商平台最多的中国收款公司,目前其业务覆盖全球43个国家和地区,服务于中国90%的跨境电商上市公司,是唯一一家同时在美欧日港拥有支付牌照的中国跨境收款企业。

PingPong从跨境收款业务入手,目前已形成超前提现、VAT缴纳、鸿鹄基金几大产品服务体系,并在今年5月上线了出口退税产品“福贸”。

基于大部分跨境中小卖家对于出口报关退税不了解的情况,PingPong帮助商户建立合规出口报关通道,同时做到商户在收到销售回款的三天之内完成退税,而使用福贸之前,退税手续流程通常需要2-3个月。

“我们不仅解决了商户合规出口的问题,还能帮商户增加3%-6%的利润。”卢帅表示,上线4个月,福贸已支持数百家中小企业完成了其历史上第一次报关及退税操作,“如何帮助客户打开更广阔的市场,是PingPong正在思考的事情。”

深耕跨境行业五年的易宝支付,也发布了收款新产品。声称为国内的跨境电商卖家量身定制,着重解决跨境电商遇到的一系列问题,包括资金安全性低、到账慢、账期长而导致资金周转困难;海外银行安全合规性约束导致的境外开户难;商户多平台开设店铺导致资金难以管理等。“我们的使命是为传统企业的产业升级进行赋能,让他们进行更好的电子化。”易宝支付总裁余晨对媒体表示。

同样深谙技术重要性的汇付天下,其创始人兼董事长周晔曾表示:“在汇付的战略中,技术是增加效率、提升风控能力、降低服务成本和构筑壁垒最重要的手段。”周晔坦言,汇付对于科技的投入一直不遗余力,从汇付的整个发展历史来看,科技人员的占比从来没有低过三分之一。近几年对研发费用的投入更是几乎与利润相当。汇付天下半年报显示,年内公司研发投入约7400万元,同比增加30%,目前研发人员占比已达38.5%。

万亿“钱景”

据埃森哲数据显示,预计到2020年,全球B2B电商的交易额将达到6.7万亿美元,超过三分之一来自跨境交易(约2.32万亿美元)。其中,中国跨境B2B电商交易额将达到1.24万亿美元,在全球占比超过一半。

目前来看,除传统银行和卡组织外,跨境支付市场上主要有四类玩家:依托巨头互联网流量、渠道优势的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具有B端行业支付经验的易宝支付、汇付天下、宝付等持牌中小型第三方支付机构;以PingPong、空中云汇等为代表的非持牌跨境支付方案提供商,以及PayPal、Worldfirst、Payoneer等外资支付机构。

支付体系庞大的生态圈,不同细分领域,都存在巨大的潜力和空间。“从发卡、收单、转接,到做安全体系、跨境,有许多环节,不同支付公司的定位和角色都不一样。所以支付公司之间往往不是简单的竞争关系,而是各有角色与分工。”余晨表示。

业内有观点认为,支付行业本身的特点是大体量、薄利多销,按其提供的服务和成长体量来看,价格本身虚高。因此,为了抢夺市场覆盖率,价格战在所难免,反而对企业提出了更高要求。同时,在行业初始阶段,对于中小卖家而言,针对资金安全防欺诈等问题考虑,国内持牌支付公司往往更受青睐。

显然,在行业准入和监管方面,目前依旧严格。今年7月末,外管局公布27起违规案例,5起涉及第三方支付公司违反外汇管理规定,包括支付宝、财付通等在内的第三方支付机构也出现在通报的名单之列。

8月初,联动优势公司因未能采取有效措施和技术手段对境内网络特约商户的交易情况进行检查,客观上为非法交易提供了网络支付服务等,被央行营管部以及北京外汇管理部警告,合计罚没2639.88万元。同月,连连支付也因违反多项规定,被处以221万元罚款。

薛洪言认为,严监管和密集的处罚手段,意在打击违规行为、维护健康的市场秩序,不会对跨境支付市场的趋势带来负面影响。

在这短短几年间,跨境支付玩家们的经历,远比我们所了解的更复杂。这也意味着,跨境支付行业正在走向规范化和高标准化。在跨境消费升级,海淘规模、跨境旅游购物规模和出国留学人数不断增加的情况下,市场和监管双管齐下,第三方跨境支付行业迎来了真正的竞技时刻。

点击显示全文
分享到:
  • 大衰退后遗症
发表评论取消发布